146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红楼]花好玉圆| 作者:甜饼| 类别:玄幻魔法

    半年之后,福州来信,海船并未按时归航。传到金陵,顿时哗然。皇上连发几道明旨,派人去福州探听情况。

    三个月后,海船终于回来,怡亲王安然无恙,带回了大量的珍珠香料和宝石,随船还有心慕中原繁华愿随船来访的小国使臣。

    皇上一听,龙心大悦,就连皇后娘娘真的病重,也没放在心上。

    还是已经独掌后宫的熹妃听闻,亲自去了一趟,看望皇后娘娘。

    病床前,没有外人,熹妃仍对她做足大礼参拜,一丝不苟。半躺着的皇后冷眼看着,意露疯狂。

    “你还敢来,是来看我够不够惨吗?”皇后抬起手指指向她,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手,松驰的皮肤和黄褐色的老人斑,无一不彰显着主人的境遇。

    “我为什么不敢来,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做过亏心事,什么地方我去不得。”熹妃起身,弹弹裙角,居高临下看着她,目露嘲讽。

    “你还敢说,若不是你,若不是你……”

    “若不是我生了儿子,若不是我将儿子养育的好,若不是我的儿子聪明讨喜,若不是我隐忍尊重于你,我不会有今天,皇后娘娘想说的,是不是这个。”熹妃的脸并不美,年轻时说她是万花丛中的一朵狗尾巴草,都嫌抬举。

    反到是年老了,虽然仍不美,却多了一份从容优雅,倒比那些个美人迟暮要来的自信多了。

    “你,你……”皇后娘娘想反驳,却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

    “虽然我没有出身,没有地位,甚至没有圣上的宠爱,可是,我有儿子,只要忍你让你,依娘娘事事都要攥到手心的性格,哪里肯过安静日子。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里,从来都是皇上的皇宫,我们,不过是匆匆过客,从来,都不可能成为主人。”就算是皇上,他就是真正的主人吗?真正的主人,唯上大殿上的龙椅而已。

    最后一句话,熹妃没有说出口,看着皇后,她恨吗?怨吗?好像曾经有过吧,看到她现在的模样,熹妃对于一切的恨和怨,都不再提起兴趣。

    熹妃从容转身,“皇上不会来的,娘娘好自为之。”

    三日后,丧钟响起,皇后娘娘薧。

    皇上下旨,一切从简。

    仅仅三个月,金陵已经看不到任何因为皇后去世而带来的影响。

    相反,处处都洋溢着喜色,特别是怡亲王府,里里外外扫过三回,上上下下都折腾了一遍,力求尽善尽美。

    不是别的,怡亲王终于要回金陵了。

    六年前离开的时候,不少人窃喜,走了怡亲王,别人才好上位。没有想到,这位人是走了,圣眷却没有半分减退。如今回朝,皇上事事关心,一路关照,唯恐不周。

    弘云抱着阿元一早就去了城门,黛玉带着阿宁在家等,怡亲王要带使臣进宫,而福晋和乌兰则是回府。

    “到了到了。”报信的人飞快的跑回来,二阿哥三阿哥都站在大门迎接。换了软轿进去,二门口是黛玉以及家中众人,看到兆佳氏,皆是亲热上前,行礼的行礼,磕头的磕头。

    “额娘。”黛玉牵着阿宁的手上前,兆佳氏一眼就被阿宁吸引住了,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想到坐了许久的车,并没有伸手。

    仔细端详半天,笑眯了眼道:“等你阿玛回来,可有得笑话看了,以后这个家里,除了阿宁,可没有别人了。”

    众人皆笑,黛玉上前挽住兆佳氏,“额娘一路辛苦,不如先沐浴休息,我们一会儿去陪您说话可好。”

    “好,就这么办。”兆佳氏屋里的下人,有一半留在王府,另有几个贴身伺候的,前几日赶早一步回来收拾,这会儿,已然是什么都准备好了。

    乌兰格格的手被沈氏牢牢抓住,一刻都不肯放开,怎么看都觉得女儿吃了苦,“黑了,瘦了,皮肤都粗糙了。”

    “那边太阳大,阿玛说黑点健康,瘦是瘦了,但我也长高了呀,额娘是眼神不好吧,我皮肤哪里粗糙了。”乌兰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口无遮拦。

    送了兆佳氏回屋,就等着怡亲王回府,好好吃个团圆饭。

    结果到了吃饭的时间,怡亲王根本没回来,有小太监过来报信,说是皇上留了饭,怡亲王和世子还有世孙,都一并留在宫里了。

    “好歹把我的乖孙送回来看一眼呐。”兆佳氏笑着叫人打赏了,黛玉不由暗暗称奇,放在以前,这般调侃玩笑的话,可不像是刻板严肃的兆佳氏能够说的出口的。

    “太太,太太……”阿宁不管是说话还是理解别人说话的能力,都比阿元当年要强的太多,听到兆佳氏这么说,立刻不愿意了。

    兆佳氏赶紧将阿宁从黛玉怀里抱过来,“太太也喜欢我们阿宁,最喜欢的是阿宁。”

    阿宁这才甜甜一笑,在兆佳氏的脸上“吧唧”一口,印上了一个大大的湿吻。

    看了一眼二少奶奶和三少奶奶,兆佳氏略一蹙眉,“你们两个也要努力。”

    二少奶奶至今只有一个嫡女,三少奶奶屋里只有一个庶长子,自己到现在也没有一儿半女。

    两人凛然,立刻起身,一脸诚惶诚恐,“额娘教训的是。”

    “我可不是为自己。”让他们坐下,看了一眼富察氏和石佳氏。

    她有这两个宝贝疙瘩,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阿元和阿宁的画像,半个月一张送到福州,都被她挂起来,每天最大的趣事就是看一遍,想念自己的孙儿孙女。

    “行了,他们不回来就不回来吧,咱们吃咱们的,一样是团圆。”兆佳氏抱了阿宁就没撒过手,好在阿宁吃东西比阿元争气多了,人儿虽小,却端的是有淑女的架子。

    到了晚上,弘云倒是抱着阿元回来了,怡亲王又被留下了。

    三日之后,才被放出皇宫,圣眷之隆,风光一时无二。只有怡亲王自己不自知,临出宫门还抱怨,“我的阿宁,我还一眼都没看到呢。”

    引来宫门口等着被接见大臣们的无数白眼。

    怡亲王府终于举办了盛大的团圆宴,怡亲王抱着阿宁,兆佳氏牵着阿元。阿元如今大了,再不愿意被人抱,特别是不愿意被妇人抱。

    “好好,儿媳妇把这个家照顾的不错,有功劳。添了阿宁,更是大功一件。”怡亲王抱着阿宁,真个儿是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亲都亲都不够。

    急的二少奶奶直推自己的女儿,小声教她,“快去叫玛法。”

    小姑娘胆战心惊的去了,怡亲王果然分了神去看她,“这就是老二家的?不错不错。”

    半分没有放下阿宁去抱的意思,二少奶奶失望的叫回女儿,暗想,到底差在哪儿呢。果然是嫡长子生的,就尊贵些吗?

    “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看看我们阿宁,那气度,那沉稳劲。半分没有怕人的,眼神那个坦荡,人再多,也没有半分怯意。这孩子呀,养的好。”

    团圆饭后,兆佳氏服侍怡亲王更衣,嘴里与他闲话家常,说到阿宁,怡亲王这嘴就合不上了。

    看到怡亲王背后的刀伤,兆佳氏用手抚摸半响,“爷,咱们后半辈子就安安稳稳的吧。”

    “我以前常说再不疯狂就老了,现在疯狂过了,也老了,就听你的,咱们以后过安安稳稳的日子。”

    “谖。”兆佳氏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皇上有意让乌兰帮他做些事情。”怡亲王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兆佳氏抿了抿嘴唇,“这里,可不是福州,能堵得住悠悠众口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