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学网 历史军事 暴君的一世罪妃 第134章西楚惊变3

第134章西楚惊变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暴君的一世罪妃| 作者:viviancool古| 类别:历史军事

    第134章:西楚惊变(3)

    灵璧天池,一个蕴藏着无穷神秘力量的西楚禁地,仿佛携着难以令人抗拒的强大魔力,正吸引着容昊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更深处探去……

    花香馥郁之中,漫天花瓣飘零,翩然而落,轻轻没入了足下的尘埃里。爱睍莼璩跌落在女子的身体之上。她静静的平躺在寒冰碧石之上,一动不动。容昊被深深地迷住了,一如与她第一次在西楚郊外相见时的画面一样。

    这个女子,终是令他再难忘怀,即便是无数夜晚,他也总能轻易的忆起她的一颦一笑。

    “永乐……公主……”他轻声的在沉睡女子耳畔,低低呢喃熹。

    然而,回应他的只是无言的沉默。容昊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替她拂去面颊上的一缕散落而下的长发,温热的指尖刚要触碰它。猛然,快速的觉察出了身后的危险!

    容昊眼角狠狠一弯,两指化掌,准确且狠戾的牢牢接住了凌空飞来的一块碎石,缓缓站起身来,极薄的唇角牵出一抹冷淡的笑容,慢慢的望向不远处的人:“王弟,这么久你也不进宫来瞧瞧我这位王兄,怎么才一见面,竟是这般的不客气。”

    话音刚落地,容昊掌心,悄然发力,原本被握紧的石子,瞬间被他以内力震碎。只研磨成了细细的沙粒,缓缓的从指缝之间,随风消散了靴。

    容封的面色严肃非常,径直绕开了面前的人,大步踱到永乐的身边,声音如往常:“私闯灵璧天池一罪,本王自会领罚,只是本王希望能够亲眼看到她安然无恙的醒过来,可以吗?”

    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容昊怔住了。

    第一次,他迎上的是一双恳求的眼神,而这恳求他的人,竟然是那个自信且孤傲一世的堂堂西楚国战神,他的王弟!

    在记忆当中,那样的眼神,不应该是属于容封的,从来都不属于。

    容昊的嗓音,有些不稳,却透露出一种莫名的心酸:“你……你这是在哀求孤王么?”

    容封不言。

    却听见他讥诮一般的继续道,“王弟!孤王的好兄弟!你回答我,你这是在求我给你一次机会,是吗?!”

    一声低嘲,“多少年了,知道吗?孤王等这一天,究竟等了多少年!如今孤王终于盼到了,你——”容昊指着眼前的男人,手竟然在不可遏止的剧烈颤抖着,“我西楚百姓心目中,曾今最爱戴的战神封王!我的王弟!原来你也会恳求别人的一天,居然还是为了一个女人!你真叫孤王对你失望透顶!”

    容封沉着声音,觉察出了一丝不寻常之意,握紧的双拳,垂在身体两侧,“你什么意思?”

    “放肆!”

    容昊骤然打断了他的话语,“你何以敢如此称呼孤,此乃大不敬之罪!孤可以立刻杀了你。你以为孤王如今还会再忌惮你三分吗?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受万民拥戴的战神王爷吗?你违背先皇遗愿,背叛西楚国在先!斩杀驻守戍卫,以致手足相残在后!擅闯灵璧天池,便是对已故王后的大不敬罪!你如今已是一个不忠不义不孝之人,这样的你,将何以在西楚立足呢?”

    容封眼中震惊非常,绝然不愿相信,这些话语竟然是出自他的王兄之口!

    “你为何如此恨我?难道这些年来,我为你出生入死,征战沙场,守护国家,我们的手足之情,难道全都是假的?”

    悄然一声悠长叹息,容昊的眼中闪过一抹从未曾有过的狠戾,“要怪就只能怪你,太优秀,也太深得民心。你我兄弟二人,自小便生长在这帝王之家,尔虞我诈,是你我天性。只是你一生太过自信,也太自负,锋芒毕露。所以,你的眼里根本就看不到别人,包括孤王。可是,孤王才是这半壁江山之主啊,可以你却偏偏总是让孤,生活在你的影子之下!满朝文武百官都敬你,西楚的百姓爱戴你,在他们的眼里,除了你根本就看不到孤王的存在!那时候,孤王就暗自发誓,总有一日,孤王一定会亲手除掉你!”

    声音延绵:“可,在那之前,孤王得处处让着你,仰仗你,因为只有这样,孤王才能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向所有的人证明:孤王才是西楚唯一的皇帝!唯一的天子!这样的答案,王弟可还满意?”

    容封握紧的铁拳在滋滋作响,他几乎是咬紧牙关,一字一语的道:“当真没想到,你的心机和城府,竟是如此之

    深!”冷笑一声,“你以为本王会心甘情愿臣服你吗?”

    容昊冷哂:“你没资格跟孤说一个‘不’字!”

    余音未散,只见容封掌下,陡然运起一股强大的内力,疾风呼啸,山石震裂,飞塌而下。赤炎神功的威力,仿佛足以令灵璧天池毁于一旦,一切万物之力,皆自汇与掌间,一团熊熊的烈焰的火光,飞速朝容昊袭来!

    容昊脚下施展轻功,身体倾然间后移数米之后,突然,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眼前骤然因为强大的内力冲撞,无数道火光迸裂开来,容封瞪大了一双震惊的深沉黑眸。胸口袭来一阵剧痛!

    身体被气流,硬生生的弹开数丈之远。一口刺眼的鲜红血水,从喉咙里,涌了出来,溅落一地,容封艰难的开口,“赤炎神功……第十……层……”

    容昊满意的点了点头,睥睨着脚下狼狈不堪的人,“王弟,孤的赤炎神功可还练的不错?”他蹲下身子,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缓缓道,“知道么,这第十层赤炎神功的威力,孤王可是已经替你准备很久了。”

    “你好卑鄙……”

    容昊面色肃然一冷,“孤王说过了,孤王一定会好好招呼你的,王弟。”

    “来人!”

    容昊侧首一呼,原本还守护在灵璧天碧禁地外的人,立刻鱼贯而入,迟晋手握玄铁长剑,跪在地上,睨了一眼地上身负重伤的容封后,答道:“王上。”

    “将封王押解回宫,先在校场上暴晒三天三夜,在做定夺。”容昊冷冷的命令。“遵旨。”

    自那一天起,西楚国的天空变了。

    曾今,那无数次立下赫赫战功,西楚的守护神,就这样像天边一颗最耀眼的流星,转瞬间,陨落了。剩下的,不过只是皇宫校场内,那被铁链缠身,曝晒着的阶下之囚而已。

    经历过一日一夜的酷暑焦灼之后,次日清晨,一场这个时令,鲜少才有的暴风雨,不期而至,西楚的大地,被笼罩上了一层厚重的阴霾和悲哀,久久的挥之不去。

    唾弃,谩骂,嘲讽,仿佛在那一瞬间,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这一刻,他只是一个辜负百姓黎明众望的囚犯……

    这一刻,他只是一个滥杀无辜的罪人……

    这一刻,他只是一个众叛亲离,背离国家的叛徒……

    昔日,无限的光环早已散尽,无从寻觅。

    “王爷……”

    耳畔的雨声吵杂,却似有一个人,想将他从昏厥中唤醒,雨水将他的全身淋透,身体上再无一处完好皮肤,伤痕累累。他的脚下是刺目的红色血水,只是早已分辨不清,哪些是鲜血,哪些是雨水……

    “王爷,您醒醒,别睡,王爷求您一定要活着,您不可以死,王爷……”女子的声音,听着像是低低的哭诉着,隐隐的抽泣,好似伤心的模样。

    容封眉宇之间,艰难的动了动。

    睫毛上的雨水,跌落,他缓缓疲惫的睁开了血丝满布,通红的双眼。那是一张清秀的脸庞,眼中的惊愕,终是难遏。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她,为什么会是她。

    “为什么会是你……”他干涸的唇瓣,喃喃自语。

    女子单薄的身躯,是身怀六甲的模样,却静静的守护在容封的身边,撑着伞,为他遮挡去风雨,“醉语,恳请王爷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不要放弃希望,醉语一定会想到办法,救王爷的。请王爷再忍耐几时,醉语不会让王爷有事的。”

    “我如此待你,视你为她的替身,你为何还要帮本王?”

    她望着他的眼,分外的坚定,“因为你只是我孩子的父亲,是醉语一生一世想要守护的人,醉语拼得一死,也一定不会让王爷出事的。”

 &n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