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我的爱摆在你面前| 作者:小小色狼转载| 类别:玄幻魔法

    「嗯。」季慕云发出梦呓般的呢喃,魏附离一惊,陡然收回唇,坐直了身体。前方的信号灯转绿,魏附离猛的踩下离合器,车子很快的消失在被细密小雨浸湿的街道。

    睁开困乏的眼皮,视线有些模糊,随即闭了几秒又睁开。

    眼前一片黑暗,季慕云一阵诧异,坐直了身体,身上落下一件东西,一阵凉意袭上身来,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低头去看,膝上躺着一件西装,西装里残留着体温和他熟悉的味道。嘴角微微上翘,心里暖暖的。

    「谢谢。」

    「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也不知道怎么长大的。」魏附离低低嘟哝了一句。季慕云并不在意,看了一眼手表,时问指向晚上九点。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睡了三个小时。

    「对不起,让你等这么久,你应该叫醒我的。」季慕云抱歉。没有答话,魏附离径自下车。

    季慕云苦笑,开了车门,跟着下来,也许是起得猛了,一阵强烈的眩晕冲上头顶,季慕云摇晃了一下,几乎快要倒下时,却被一只手臂及时扶住。将他朝怀里拉近几分,雨伞向前靠了一靠,季慕云抬起头向胸膛的主人道谢:

    「谢谢……」

    还未来得及说完话,就被这个怀抱的主人不悦地打断:

    「你这个笨蛋,身体还没好,急着出院干什么?就算没你在,投资案也一样会走的很顺。」

    迎上一张怒容,季慕云怔忪了一下,想到全是因为自己的身体而耽误了投资案的进程,不由得眼神暗了下来,他出言解释:

    「事情太多,我怕欧阳一个人忙不过来。」

    欧阳、欧阳,这个名字一天到晚都挂在你的嘴边!魏附离不免火大的想。

    风扬了起来,雨水打湿了那张怒颜。

    「行了!」

    季慕云伸手理了一下黏上雨水的发,遮住眼底的受伤,就势离开了他的怀抱。

    四周沉寂下来,片刻前的好气氛仿佛被这从天而降的雨水全部冲走,只留一片尴尬的沈默。

    忽然季慕云笑了一下,那笑容看起来如此的苍白无力。

    「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回来,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话,他不给魏附离说话的时间,转身就离开。

    车子离屋子的距离并不远,穿过细密的雨水,很快就到了门前,寒气从头顶覆盖下来,很快的,整个身子都抖个不停。

    掏出钥匙的手,连连投了几下,总算把房门打开,推门的那间,身后传来急速的奔跑声,然后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他拧开钥匙的手。

    炽热且急促的呼吸喷在冰凉的脖子上,季慕云的身子不禁一震。回过头来去看身后的人,一张俊美的脸就算被雨水打湿也无损他的精悍之气。维持着四目相视的姿势,半晌,季慕云叹气道:「进来吧,你都弄湿了,洗完澡再回去吧。」推门进屋,季慕云直接向浴室走去,魏附离则跟着进入屋内。

    从浴室里拿出干净的毛巾,丢了一条给魏附离。

    「先擦擦吧,天气凉,别感冒了。」

    「为什么搬出来住?」环顾了一下四周,魏附离问。「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我长大了。」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说。

    「什么时候搬出来的?」

    「一年前。」季慕云抬起头,笑着说:「你先去洗澡吧。」

    看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他苍白的嘴唇上,魏附离蹙眉。

    「你先去。」

    「好吧。」没有表示异议,季慕云直接走进浴室。浴室传来水流的声音,魏附离显得有些心慌意乱,他找了个沙发坐下,怔怔地看着某处发呆。

    季慕云穿着宽大的睡袍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魏附离坐在沙发上,他似乎在沉思,似乎思绪也在游离,季慕云摇摇头,出声叫他:

    「换你去洗吧。」

    魏附离转过头来,视线与季慕云交会,他怔在当场。

    季慕云边走边擦着带水的发,闪亮的水珠沿着潮湿的头发滑落,看见魏附离在看他,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着问他:

    「怎么了?」

    热水暖身后,他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有些红润,沾染潮气的双唇显得晶莹湿润,凌乱的黑发令他英俊的五官显得格外狂野不羁。

    他该死的英俊不凡!

    将从小腹生起的情欲压下,魏附离接过他手中的毛巾,仔细地替他擦着潮湿的黑发,洗发乳淡淡的香气飘了过来,季慕云柔顺得像只猫。

    「呵呵……」

    似乎想起什么,季慕云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弟弟小飞曾经说过你是一个温柔的人。」

    「又没见过我,他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谬论?」魏附离的目光落在季慕云漂亮的锁骨上,他身体一紧,回忆起曾经咬上那里的感觉,火热从小腹窜了上来。

    「有一晚你和我一起回家,他从二楼的窗户里看见你的,呵呵,小孩子一个。」

    视线向下,滑进了敞开的睡袍里,玫瑰色的乳首在睡袍里若隐若现,魏附离吞咽了一下被欲望灼烧的喉咙,完全没有出声,他怕一出声便泄露了心底的秘密。

    「对了,我得给欧阳打个电话。」

    季慕云忽然想到和欧阳的约定,他站了起来。听他这么说,魏附离咬牙切齿,猛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让季慕云跌回沙发里。

    「不许给他打电话。」居高临下,魏附离瞪着他,他用沙哑的声音说着命令般的话,他隐隐的怒气随时都一触即发。

    「欧阳会担心。」魏附离的怒气仿佛与季慕云无关,他看着他平静地说。

    「担心就让他担心去,一天不给他打电话,他死不了。」魏附离半起眼。

    知道他这样的表情代表他已经生气了,季慕云却固执己见。

    「就算我不给他电话,过后他也一样会打过来,还是你想待会被他打断……?」

    季慕云暧昧地舔了一下下唇,他深黑的眼睛透着不一样的光亮,仿佛刻意诱惑一般,他微微后仰了一下脖子,松垮的睡袍从肩膀上滑下半边,露出一边的乳首。

    欲火在魏附离的眼中燃烧,他狠很的咬上那散发着甜美香气的唇。

    「季慕云,你是故意的吧?」

    急促的呼吸喷上敏感的脖子,季慕云缩了一下。

    「是又如何?难道你想做柳下惠不成?」

    挑衅的目光彻底摧毁魏附离的理智,在滚烫的唇贴上挺立的乳首时,他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季慕云吃痛地叫出了声,抓住他脑袋的手,抗议般地扯着他潮湿的发。

    「既然你有这份心,我又怎么能让你失望呢,慕云?」魏附离从他的胸膛上抬起头,看着他眼底烈焰般的欲望,季慕云抖了一下。

    觉察到他的犹豫,魏附离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呵呵呵呵……这个时候才想到退缩,怕是晚了。」粗暴的扯下剩余的遮挡物,魏附离的吻压了下来。深沉的一吻结束,唇都被啃咬出血来,季慕云舔了一下出血的嘴唇,狂放一笑:「怕,我就不是季慕云,而且我说过我要你!」

    又是猛烈的一吻,丝丝绵长的疼痛从唇上传来,辗转的吻坚决不放,仿佛要延长这折磨人的时刻。

    手指从背脊滑下去,在尾骨的尽头停顿了一下,之后直接闯了进去,犀利的痛楚从下面传来,季慕云咬着下唇,挺起单薄的胸膛,微微后仰着脖子,他急促地喘息着。

    咬上突出的喉结,舔弄着,皮肤上黏腻的湿润感令季慕云起了一层疙瘩,身下的折磨仿佛永无止尽,越来越鲜明的感觉刺激着所有的神经。

    季慕云仿佛不堪忍受这般折磨,发出了低低的悲鸣:

    「拿……拿出……来。」

    「拿出什么来?」恶意地又插进第二根手指,魏附离恶劣地问。

    「够……够了……」下唇咬出血来,季慕云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身下恶意转动的手指剥夺了所有的思考能力。

    「还不够,就这样你就不行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不该故意挑逗我,慕、云!」加快了手指扩张的速度,他以缓慢而冗长的速度进出。

    「够了,我……我要你……进……进来……啊啊啊啊……」

    抬高了坚实的臀,灼热的坚挺迫不及待的挺了进去,直接送到底部,与汗水浸湿的身体

    贴合在一起,持续摩擦的地方、源源不断的快感,身体仿佛从连接的部位开始融化。

    手指忽然摸上胸口上子弹曾经穿过的痕迹,温柔的抚摸轻得仿佛流淌的泉水:身下猛烈得撞击,激烈的仿佛用尽全力。

    两种极致的感觉在身体里交错,季慕云的身体颤抖了起来,睁开雾气氤氲的眼眸,看着眼前正在刺穿自己的男人,他将唇狠狠贴了上去:

    「这个伤痕是专门为你留的,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记得我曾经为你献上过生命,所以你跑不掉的,躲不掉的,你注定是我的!」

    ***

    按着刺痛的眉心,魏附离将手中的档案放下。知道自己无心看面前的这份档案,魏附离干脆放下。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掏出烟盒,抽一根给自己点上,吸了一口又吐出。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看着眼前缭绕的烟雾,魏附离想着自己抽烟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平凡。这全是因为他!

  &nb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