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学网 玄幻魔法 朱门 下篇

下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朱门| 作者:不由你| 类别:玄幻魔法

    十四)爱欲母子清晨的曙光从主卧室的窗口投射进来,照在赤裸相拥的母子身上。

    秦小瑜悠悠睁开双眼,怀里的儿子仍沉沉的睡着,一手却还握着她的乳房。

    她看着儿子俊秀的脸,露出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在儿子脸上吻了一下,轻悄悄的下了床。

    她打开衣橱,沉吟了许久,在放内衣裤的底层挑了一件她最钟爱的红色丝带型的半透明三角裤,她弯下腰,轻巧的将它套入腿上,慢慢的往上拉,看着镜中自己窈窕的身体,她脸上不由得露出满足幸福的微笑,小三角裤只遮着她半个臀部,前面那块极小的蕾丝,也盖不住她浓密的阴毛,细如碧草的阴毛,有一大部份是露出来的,她转了转身子,看着镜中性感的自己,她满意极了。她又挑了一件薄如蝉翼的透明睡衣,轻轻的被在身上,高耸的乳房上,红晕的乳头毫不遮掩的顶在睡衣上。四十岁的成熟身体,因为和儿子性交的滋润而彷彿更加的熟透。

    她满意的离开房间,亲自为心爱的儿子准备早餐去了。

    不一会,在厨房里,秦小瑜正从烤箱中准备拿出烤好的麵包,突然一双手从她的背后抱了过来。

    「早安!妈!」

    「嗯,早啊!儿子,这么快就起来了!」秦小瑜就让方豪从后面搂着她,双手没停下来。

    「妈,你好美,让我看看!」方豪将妈妈的身体转了过来。

    「嘻……喜欢吗?」秦小瑜望着仍赤裸的儿子说。

    「哇……妈……你好性感……」方豪见妈妈下身那窄小的红色三角裤,和那如茵的阴毛,不由得阳具竟又翘了起来。

    「嘻……小弟弟又不听话了,来……让妈帮你……」秦小瑜放下手中的盘子,蹲下来就将儿子的肉棒含入了口中,吸吮了起来。

    「喔……妈……」方豪双手捧着妈妈往上盘起的长发,一阵强烈的快感迅速的传遍了全身。

    「滋……滋……滋……」秦小瑜尽力的将阳具往自己的口中塞,终於让它整根的顶进了喉咙。

    就这样,秦小瑜双手抱着儿子的屁股,口中吸吐着儿子的阳具,并不时抬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儿子。

    「妈……你好棒……好舒服……啊……」方豪舒服得弄乱了秦小瑜的头发。

    「嗯……舒服吗?」粗大的阳具含得秦小瑜嘴都酸了,终於停了下来。

    「嗯……舒服,妈,你真好。」

    「你的鸡巴实在是太粗了,妈亲亲它还可以,实在很难吞进去,来,妈妈的小屄给你消消火,好吗?」秦小瑜面对餐桌,双手搭在桌上,掀起睡衣,将臀部高高的挺起,左右扭了一下,要儿子从后面插她。

    「好啊,先让妈妈的小屄吃吃早餐。」方豪蹲下身从后面褪下妈妈那件窄小的红色三角裤,露出她那肥美的阴唇。

    「嘻……好啊!记得要喂它喝奶喔!」秦小瑜回过头对着儿子娇笑着说。

    「昨晚都被妈喝光了,大概剩没多少了。」方豪双手扶着妈妈丰满的臀部,举起阳具对着小屄顶去。

    「滋」一声,母子两人又顺利的结合了。

    「噢……真棒……这样干妈……好舒服……啊……」

    就从厨房开始,母子两人又开始了一天的性爱活动了。他们不断的嚐试变换各种姿势和场地,而这一餐还是秦小瑜坐在儿子的身上,一边互相喂食,一边性交之中吃完的。

    早餐之后,秦小瑜看看时间才七点多,隐约可以听到从花园里传来的鸟叫声音。

    「多美好的一个早晨啊!亲爱的,我们到花园去散步好吗?」

    「好啊!不过……妈,我有个提议……我们……就这样去!」

    「就这样?」秦小瑜看着彼此赤裸的身体,惊讶的说。

    「妈,你敢吗?」

    「小鬼!被人看见还得了!」

    「这里离山下起码有半小时的车程,平常不会有人来啦!就算有人,也进不来我们家的,就算要进来,狗也会叫的。」

    「这……小鬼,这点子挺刺激的……好……好吧!」秦小瑜想到方宅四周森严的安全措施应该没有问题,且想到和儿子赤裸着身体到室外散步这么刺激的事,她心里也有些跃跃欲试。

    先是方豪打开了直接可通到花园的后门,探头看了一下,然后拉着妈妈往外走去。

    六月的早晨相当的温暖,母子二人走了几步就进了四周树木环绕的方家花园。

    「孩子……妈好紧张喔……」秦小瑜紧搂着儿子,一步步的走着。

    「妈,没关系的,你看,多美啊!我们现在就好像亚当夏娃一样,除了我们,什么人也没有。」

    「嗯……好安静啊……」秦小瑜渐渐的放下了心。

    母子两人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进了树林的深处,离方宅大屋已经很远了。

    「妈,你看,那边好像风景不错,我们过去看看。」方豪指着树林的远处一片光线特别亮的地方说。

    「再过去就到后山了,那儿……啊……对,那里……」秦小瑜彷彿想到了什么似的。

    「那里有什么?」

    「走,妈带你去。」秦小瑜快步的拉着儿子往前走。

    不一会他们走出了树林,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偌大无垠的一片绿油油的草原就在眼前。

    「孩子……妈梦里……梦里的草原……就是这里,难怪妈一直觉得在梦里的景象很熟……这里我很久以前有来过。哈……哈……太棒了……来……快……」秦小瑜兴奋得往前奔跑,脸庞红润着,像个蝴蝶似的在草地上飞舞着。

    「妈!」方豪见妈如此的高兴,也跟着追过去。

    「来啊……追我……追得到就……给你……哈……哈……」

    方豪要追上妈妈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见妈妈这么的快乐,就故意的放慢脚步,一边欣赏着妈妈高挺的双乳随着她跳动而上下摆动的美妙画面。

    「哇哈……来啊……快追我……哈……」秦小瑜手舞足蹈的在草地上跳跃,已经完全的忘记了赤身裸体的羞赧了。

    「追到了!」方豪终於上前抱住了妈妈,两人在草地上翻滚着。

    「哈……哈……哈……嗯……孩子……原来妈的梦是真的,再来……我们要做什么呢?」

    「性交!」

    「嗯……那么直接!应该说……相干……」秦小瑜躺下,两腿夹紧儿子的腰,已经准备就绪了。

    「滋!」一声,方豪的阳具又进了妈妈的小屄。

    母子二人就在山坡无垠的草原上,又一次尽情的性交起来了,山谷间除了呼呼吹着的山风,回荡的只有秦小瑜肆无忌惮的淫声浪语。

    一对只山鹰在高空盘旋着,彷彿正在欣赏着这一对乱伦母子的无限快乐。

    母子两人的性交彷彿泄堤的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从昨天一开了头之后,就不断的性交,好像完全不知道疲累。而秦小瑜也彷彿想将她二十多年来未曾有过的性爱快乐,在这几天之内完全的得到满足。

    在后山草原上狂烈的性交后,两人愉快的回到了屋内冲洗。

    「妈,你真是很好的性爱伴侣,方杰那人真是暴殄天物啊!」

    「嘻……便宜你了,儿子!」秦小瑜替方豪抹了沐浴乳液,在他的阳具上搓洗着。

    「妈,你累不累?我们从昨天到现在,都不知道干了几次了!」

    「嗯……妈不累,只是小屄都肿了,妈只担心你……身体会受不了。」

    「还好啦!看见妈妈这么快乐,什么都值得了。」

    「孩子,不是妈不爱惜你的身子,而是……我们只有这几天可以……可以尽情的相爱,妈珍惜这些短暂的时间,以后……我们不一定会有机会的。」

    「妈,我明白,不用担心我,我们会有办法永远在一起的。」

    「唉!但愿。」

    话说方华从昨天下午方豪走了之后,内心虽然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但是仍不得不这样成全他们,只好压抑着自己心里的那份醋意,强装大方。

    中午休息时间,方华独自一人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面,脑子里面想的都是方豪和秦小瑜两人在家所可能会发生的事,不由得欲火又升了上来。终於她按奈不住了,拨了方家的电话。

    「铃……铃……铃……」电话铃声响了许久仍没有人接,就在方华准备挂电话时,有人拿起了电话答话。

    「喂……孩子,你……在家!」

    「是啊!姑妈!」

    「那……你妈她……」

    「她在这里。」

    「你们……」

    「喂!小华,是我,小瑜!」秦小瑜这时接过了电话。

    「你……你们……」

    「小华,你知道的,不是?嗯……小鬼……别……别闹……喂……小华,你要不要过来,小豪说你有很好的点子……啊……小鬼……偷袭人家……啊……啊……啊……别插……啊……」

    「喂……喂……」方华从电话里一听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秦小瑜原本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和儿子又在大战,电话响时原本不想接,但是多少干扰了他们,於是方豪从妈妈的小屄中抽出阳具,爬过身来接电话,一听是姑妈,一边说着,一边又把秦小瑜搂到了身边,秦小瑜知道是方华打来,心里多少明白她的心思,所以就索性叫她过来了,可是话还没讲完,儿子就扶着她的臀部,从后面又插进了她的小屄,让她不得不把电话挂上,继续和儿子狂欢起来。

    方华原来就已经欲火难当,又听到方豪母子的淫乐声音,就毫不考虑的下楼,驱车往方宅驶去。

    ※※※※※※※※※※※※※※※※※※※※※※※※※※※※(十五)一箭双鵰半个小时之后,方华来到了方宅,这个她一直不愿踏进的地方。

    方华将车开进了大门,越过林荫大道一路向别墅过来,在门口停下了车,直接就进了屋子。

    方华虽然有了心里准备,可是却没想到一进门看到的景象会让她瞠目结舌。

    方华站在门口看傻了眼,只见秦小瑜趴在客厅的沙发上面,两腿站在地上,三角裤挂在小腿上,方豪则站在秦小瑜的后面,上身贴在秦小瑜身上,两手从后面握着她的双乳,而下面则将他的阳具插入妈妈的阴道,在不断的抽送着。

    「你……你们……」方华真的没料到他们母子就这么不避讳的公然在她的面前性交。

    「嗯……小华……你来了……啊……乖儿……顶得妈好舒服……小华……你坐一下……就快好了……快……儿子……快干妈……快……」

    方华默不出声,就近寻了椅子坐下,就这样看着他们母子性交,看着一场真实的乱伦游戏,心里不禁很快的起了波动,因为,这两年来那阳具插着的,一直都是她的小屄,而今看着秦小瑜和儿子性交,就好像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样,她不由得下身起了反应,秦小瑜的浪叫,和回荡在客厅中的性器撞击声音,都令她恨不得马上脱光了衣服,加入战场。

    「噢……噢……噢……快……干死妈……妈要泄了……啊……啊……啊……救命……妈泄了……啊……」

    秦小瑜显然已经到了高潮,整个上身都趴在沙发上了,只剩屁股仍高高的翘起。

    「妈……」

    「嗯……孩子,你另一个妈来了,让妈休息一下吧!」秦小瑜身体往前的让儿子的肉棒抽离小屄,整个人就趴在沙发上喘息着。

    「姑妈……」方豪欲火未消,转身看着姑妈。

    「我……」方华见方豪挺着湿淋淋的阳具向她走来,两眼紧盯着她,竟有些不自在起来。

    「妈……谢谢你……」方豪站立在方华面前,阳具就在她的口边。

    「谢……谢妈什么?」方华因为还没习惯在别人面前露出淫态,仍觉不自在。

    「谢谢妈的成全,我才能有这样的齐人之福,同时拥有两个妈妈,和妈妈……」方豪这时用阳具在方华的脸上磨擦着,直逗得方华尴尬不已。

    「你想……想干嘛……」方华不由得伸出手抓住那不安份的阳具。

    「想干你。」

    「啐……什么时候变这么色……两个妈妈都让你……让你干……就得意起来了……哼……妈不要……」方华口里虽然说着不要,假装生气的样子,可是手上握着的阳具却没松开,反而习惯性的套弄起来。

    「妈……给我嘛……」方豪向前一把将方华抱起,往另一具沙发上放下。

    「哎呀……坏……欺负妈……」方华粉拳假意的捶打方豪的胸膛,却没阻止方豪脱她的洋装。

    一下子方华整件连身洋装就被方豪给脱掉了,方华双腿垂放在地板上,上身则躺在沙发上,仅剩的粉红色丝网状三角裤上渗出一滩湿湿的痕迹。

    方豪抬起方华的双腿,没时间脱掉三角裤,就拨开包着阴户的小布,提起阳具就顶了过去。

    「啊……好猴急……妈又不是不给你干……啊……进来了……顶到人家里面……啊……小心……别撞着我们的宝贝……啊……」

    方豪此刻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两个亲妈妈轮流的和他性交。而秦小瑜高潮之后,变成了观众,趴在沙发上看着儿子和姑妈干屄。

    「妈……我爱你们……你们的屄都好美……儿子好喜欢……你们都好浪……都是我的……小浪屄妈妈……」

    方豪一边插着方华,一边和趴在一旁的秦小瑜相视而笑。

    「噢……小瑜……儿子的鸡巴……真的不错……对不对……噢……小瑜……给儿子干……真的很爽……对不对?啊……」

    秦小瑜在一旁看着儿子和小姑的性交,有着特别的感觉,她看方华满足兴奋的模样,不由得下了沙发,伸手去搓揉方华的双乳,并揉捏着她的阴蒂。

    「啊……好儿子……你最幸福了……两个妈妈都喜欢给你插屄……嗯……也让你妈怀孕吧!气死方杰……啊……」

    「什么……小华,你……」秦小瑜在一旁听了有点惊讶。

    「嗯……小瑜……我已经怀了我们儿子的小孩了……你呢……想不想……啊……小鬼……顶到你儿子了……啊……」

    「我……我这星期是排卵……应该也会吧!」秦小瑜原本没做任何保险措施,就是有这个目的,只是没想到又让方华捷足先登了。

    「啊……干我……干我……小豪……妈的心肝儿子……会插屄的儿子……噢……好……」

    方豪见秦小瑜靠了过来,就一手将她抱着,低头吻着她,下面则不停的在方华的小屄抽送着。

    一幅母子三人春色无边的交媾图,就这样正式展开了,方豪面对两位美艳的母亲,彷彿有如不倒金刚一样,不停的交换妈妈,而秦小瑜和方华则默契十足的配合得相当好,充份的在分享着和儿子性交的快乐。

    两位妈妈并排的跪在地地,挺起屁股,让儿子交互的抽送她们的小屄。

    「妈……我要射了……快……」方豪终於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快感,腰际一阵酸麻,一股精液就要出来。

    「给我……给我……让妈也怀孕……快……」秦小瑜将屁股挺得更高,准备迎接儿子的精液。

    「好……妈,我来了……」方豪从方华的阴道猛然的拔出阳具,就往一旁秦小瑜的小屄插入。

    「啊……射了……」秦小瑜从肉棒的跳动可以知道儿子高潮了,但是精液不多,主要原因是在方华加入之前,他们母子就已经性交了数十次以上,方豪早就将所有的精液都射进了她的子宫里面了。

    「呼……呼……呼……」方豪终於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停下了抽送的动作。

    「嗯……小华,你怎样?舒服吗?」秦小瑜回问身旁已经整个人趴在地上的方华。

    「还……还用说吗?我们的儿子,实在是天生的插屄高手,太厉害了,每次都把我干得欲仙欲死,要不是这样,我怎舍得和你一块分享呢?我们两个一起上才能应付得了,不是吗?」

    「呵!是啊,我昨晚还被他插得晕过去了呢!嘻……儿子,可以拔出来了吗?」秦小瑜小屄里的肉棒终於停止了抖动。

    方豪缓缓的退出阳具,整个人像虚脱了一般,就近爬向沙发就往上一倒,闭目休息,对男人而言,做完爱之后,好好的睡一觉是一大享受,所以方豪才躺下一会就沉沉的睡着了。

    秦小瑜和方华见儿子睡了,忙取来毯子帮他盖上。

    「真累坏这个小冤家了!」秦小瑜爱怜不舍的说。

    「放心吧!等他睡一觉醒来,又跟生龙活虎一样了,我常被他整得小屄要休息好几天呢!」

    「啊!你不说还好,一说,我下面好痛啊!」秦小瑜摸着自己的阴户说。

    「啊!都肿了,看你贪吃成这样,这下子,暂时看来不能再插了。」方华低头看了一下秦小瑜的阴户说。

    「那怎么成?我……我只有这几天……这几天可以……」秦小瑜一听方华这样说,担心不已。

    「唷!看你,说你贪嘴,还真的,放心吧!以后万一方杰回来了,你可以到我医院来,随时还时可以……嘻……」

    「对啊!这也是个办法,对了,小豪说你有办法可以整治那畜牲,说来听听!」

    「这……本来只是一个初步的构想而已,并没有具体的方法,但是今天到这儿来之后,我真的有办法了,只是……先别说这个,等我一切都计画好了之后,我们再来进行,到时候,小豪和你都是主角,当然,我也会加入,一定会让这禽兽得到报应的。」

    「嗯!那好吧,小华,你这几天就别回医院了,我们一起……一起讨论……」

    「这……好吧!我先回去拿些衣物吧!」

    「不用了,衣服我多的是,更何况……这几天,我们还需要衣服吗?」

    「哈……哈……说得也是,不过,内衣裤是还是要穿的,你不知道,我们的儿子最喜欢我穿上性感的内衣裤和他做爱了,每次我都得换新花样呢!」

    「这你放心,我那边还有很多,方杰那个变态,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许多内衣裤,每次都要我穿上那些东西来折磨我,你可以穿看看。」

    「哦!那……会不会太变态,儿子比较喜欢那种似露非露的,尤其是蕾丝的,每次我穿上那有点透明的蕾丝小裤裤,他都特别的高兴,像发疯一样的干。」

    「哦……真的吗?难怪我昨天被他插了一晚上,早上才换上新的内裤,他又迫不及待的想要了。」

    「我们先看看再说吧!」

    秦小瑜和方华就上了二楼,只见一堆琳瑯满目的各式性感内衣詖秦小瑜从橱柜里翻了出来,两人就一件件的试穿,互相比较,欣赏起来了。

    许久之后,最后方华挑了一套极尽挑逗的红色内衣,胸罩只有下半部,穿上后,两颗乳房完全的露在外面,下身的三角裤则是只有一小块红色蕾丝布料和几条细线的丁字型款式,配合上红色的吊袜,方华俨然就像a片里的女主角。

    「哇!小华,你穿这样,别说我们儿子,就连我看了,都不会放过你了。」

    「别光看我,你身材比我好,也挑一套吧!你看这一件怎样?」方华挑了一件也是丁字型的粉红色三角裤给秦小瑜试穿,特别的地方是在阴毛以下部份特别开了一个洞。

    「哇……这……直接就可以看到……」

    「那不更好,就不用脱了。」

    秦小瑜跃跃欲试的穿上了它,再把吊袜也穿上,两人就这样满意的穿着极尽挑逗的内衣对着镜子相视而笑。

    而方豪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只见两位妈妈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嗯……妈……我睡多久了,哇……你们……」方豪看见两位妈妈身上的穿着,惊讶不已。

    「怎样?好看吗?」两位有如性感女神般的美丽的妈妈,各自在方豪眼前转了转身,展示身上的性感内衣。

    「唉!我的好妈妈们,看来,我的小弟弟真的闲不下来了。」方豪起身将两位妈妈拥入怀里。

    「嘻……过几天,妈会帮你补补身子的,我们是心甘情愿的把身子给你,以后……可别辜负了妈妈们哦!」

    「有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妈妈,我什么都不要了。」方豪左右吻着两位妈妈说。

    「小鬼!鸡巴又涨起来了,先吃饭吧!吃完了饭,我们再给你……插屄。」

    晚餐之后,母子三人在餐桌上彼此逗弄一阵之后,方豪便左右各拉着一位妈妈的手,上楼准备再一次和妈妈们大战一场。

    在床上,方华和方杰的舌头已经纠缠在一起了,而秦小瑜也没闲着,正一吞一吐的含弄着儿子的阳具。

    「滋……乖儿……你好俊……妈爱死你了……嗯……」方华贪婪的吸着方豪的舌头。

    「唔……唔……好粗……儿……舒服吗……小华……我先……」秦小瑜跨身往儿子身上坐,一手握着阳具,从自己三角裤开裆的地方顶过去。

    「哦……天啊……小屄撑开了……啊……进……进去了……」秦小瑜屁股往下一沉,整根肉棒没入了自己的阴道里面。

    秦小瑜将阳具套入之后,就自己上下的套弄起来了。

    「嗯……太棒了……原来……妈生你出来……就是要给你干的……儿子的鸡巴干妈妈的小屄……刚刚好……啊……」

    「我的才刚刚好呢!对不对?好儿子,你第一次在医院干妈的时候,妈就知道,妈的小屄只适合给你干。」方华不甘示弱的说。

    「你们都是我的好妈妈,我的肉棒除了妈妈以外,我不会再给别人了,它是妈妈的,妈,让我亲你的小屄,你上来。」

    方豪拉着方华也跨在他身上,变成方华和秦小瑜面对面,方华挺起屁股对着儿子,脸刚好贴在秦小瑜的双乳上,她索性就含起秦小瑜的乳头了。

    方豪拨开方华的三角裤包着阴户的部份,就对着她小屄吻了上去。

    「好儿……你的舌头好棒……妈的小屄好痒……啊……小瑜……换我了……我要……」

    方华被方豪舔了一会就受不了了,於是和秦小瑜交换了位置。

    母子三人就在床上再一次进行狂烈的乱伦性交,方豪已经射过太多次,几乎快被抽乾了,而秦小瑜的淫水也似乎流尽了,方豪也不知道什么时侯候结束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他左右各搂抱着赤裸着的秦小瑜和方华两位妈妈。

    ※※※※※※※※※※※※※※※※※※※※※※※※※※※※(十六)复仇计画这是方杰出国的第三天了。早餐时,母子三人都一丝不挂的坐在餐桌上用餐。

    「小瑜,你能拿到方杰那些带子吗?」

    「没办法!他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都藏在酒柜后面的暗室里面,只有他知道开锁的密码。」

    秦小瑜对着酒柜旁的密码锁说。

    「小瑜,我已经证实了,除了我妈是被方杰害死的之外,连爸爸的死,都是方杰的阴谋。」

    「啊……你父亲不是……」

    「表面上是死於脑溢血,但是我出院之后,暗中调查了很久,证明了我的怀疑。爸爸一直都有做每半年固定一次的健康检查,在他过世之前半年的的检查结果,一切都都很好,可是就在检查过后没几个月就突然的脑溢血,这一切都是方杰搞的鬼,他做贼心虚,一直都很怕爸爸会查出妈妈自杀的原因,加上他等不及想得到方家的产业,所以他每天在爸爸的食物里面添加增血压的药物。」

    「哦!你怎么知道?」

    「这也是我后来学医之后才开始怀疑的,我查出来在爸爸过世前半年,方杰曾向许多家药局购买大量治疗低血压的药物,其中一个还是我高中的同学,他认得方杰。」

    「那种药不是要有医师处方才能开的吗?」

    「别傻了,在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钱买不到的。不过虽然证实了方杰有大量购买药物,但是那种东西平常人吃了,除了血糖会增高之外,一时之间,还不致於造成突然的中风,而就算中风,即时送医,还不一定会送命,而我调阅了当时父亲的送医记录,父亲送到医院时是早已死亡多时了,所以,我怀疑方杰一定是给了父亲一个很大的刺激,促成他突然的脑中风,而父亲中风之后,方杰应该就在身边,一分一秒的等着父亲断了气,才打电话叫救护车的。」

    「但是……方杰怎么知道他下的药有效呢?」

    「呵!就在父亲最后一次健康检查报告出来的第二天,父亲就过世了,而那一次的报告,确实证明了父亲的血压太高了,我想,方杰一定在得知报告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动手了。」

    「那……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来刺激你爸爸病发的呢?」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大概就是当年他强奸我和妈妈时拍的那卷带子吧!你想想,就算爸爸没有高血压,平常时侯要时看了那卷带子,知道自己的儿子强奸了自己妈妈,逼死了她,能不气死吗?」

    「太……太可怕了……这禽兽……」

    「我想,如果当时有做验尸的话,应该会在父亲体内发现到安眠药成份的反应,因为方杰要让爸爸完整的看完整卷带子,就必须先让他没有反抗能力,甚至……甚至有可能爸亲是在被捆绑的情况下被迫看这卷带子,而加上方杰在一旁露出真面目来,不断对爸爸做出言语的刺激,这就足以让任何做父亲的人脑充血的了。」

    「畜牲!那……我们该怎么对付他呢?」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妈,你是说……」

    「小华,那……我们要用什么来刺激他呢?他是个冷血动物,平常任何大小事情都没办法让他动一下眉毛的。」秦小瑜说。

    「一样是录影带。」

    「你是说……」

    「不错,我们的录影带,小豪,你把姑妈送你的v8拿来,我们就来拍一卷母子乱伦的带子。」

    「好啊!妈,我就去拿。」方豪一听这点子,马上下床到他房去取v8.「小华,我怕这还不足以令方杰……」秦小瑜仍担心着。

    「放心吧!我有b计画,先卖个关子吧!」方华信心满满的说。

    一会儿,方豪拿来了v8.「我们来拍一齣香艳火辣的母子乱伦a片。」

    「嘻!妈,原来你之前说的计画就是这个啊!」

    「光是我和你拍是不够的,非得要小瑜加入才够刺激,包准那畜生爆破血管。」

    「那……剧情呢?」

    「我们今天就讨论一下剧情,顺便让小豪休息一天,好养精蓄锐。」

    ※※※※※※※※※※※※※※※※※※※※※※※※※※※※(十九)乱伦v8但是经过了一天的讨论之后,这部前所未有的真实母子乱伦影带并没有任何彩排,而决定随性演出,因为他们最后觉得,只要将真实的感觉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毫不保留的享受爱欲,就是最刺激的剧情了。

    第四天一早,三人吃过早餐之后,方华和秦小瑜也都换上了相当漂亮的套装。

    首先是由方华拍摄,方豪和秦小瑜两人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镜头从腿部往上带,刻意不拍到两人的脸部。

    镜头上只见一对男女在沙发上拥吻,男的一手抚摸着女人的大腿,并一直往上探进了裙子里面,慢慢的女人的裙子整个被掀起,一件让阴毛毕露无遗的白色透明小三角裤已经在夹缝处随着男人手指的扣弄,深深陷入那条裂缝,渗湿成一条长型的水渍。镜头的特写慢慢由下往上带,女人的胸罩已经被脱掉了,乳头明显的高高挺起来,只见那男人的舌头在吸吮着乳头,看不出来面貌。

    方华将镜头拉远,拍着两人相叠在一起的背影,男人的衣服也脱光了,接着男人慢慢的褪下女人的三角裤,露出整个毛绒绒的阴户,就在这时女人坐了起来,镜头由远而近,慢慢的拍出女人的脸部,秦小瑜出现在镜头前,对着镜头露出淫荡的媚笑,轻启朱唇开口说︰「亲儿子……来……让妈吃你的大鸡巴……」

    镜头带到了两人,方豪的脸部特写也清楚的呈现出来,两人的母子身份已经完全的表明了。

    方豪坐在沙发上,秦小瑜则跪在地上,握着儿子的阳具套弄着,并不时抬起头看着儿子说︰「嘻……好粗的鸡巴啊……妈妈的小屄怕装不下哦……滋……滋……嗯……好香……好吃……滋……」

    镜头带到了秦小瑜张口含入儿子阳具的镜头,秦小瑜一边含着,一边对着镜头淫荡的笑着。

    接着镜头又拍着秦小瑜跪着翘起的屁股,她的一只手往下拨开那两片肥美的阴唇,自己挖弄着。

    「嗯……儿子……妈的小屄好痒……你也亲亲人家嘛……好不好……我的好哥哥……」

    「嗯!」方豪应声躺下,秦小瑜则反过身体,成六九姿势的压在儿子身上。

    「啊……好美……好儿……嗯……滋……滋……亲得妈都湿了……啊……大鸡巴儿子……等一下干妈妈……妈一定会很舒服……你爸爸的东西又细又小……没有你的一半……来……让妈妈嚐嚐大鸡巴……干我……」

    秦小瑜反身躺下,方豪则抬起她的双腿,这时镜头带向秦小瑜湿淋淋的小屄,方豪握着阳具在阴唇上磨擦着。

    「哦……亲儿……别逗妈了……快干妈妈……妈妈的小屄需要你的大鸡巴滋润……干我嘛……快插人家……」

    秦小瑜淫荡的对着镜头说。

    接着镜头上只见方豪的阳具慢慢的分开秦小瑜的阴唇,一点一点的陷入阴道里面,终於整根都没入之后,方豪开始慢慢的抽送,只见阳具上沾满着秦小瑜分泌出来的白色黏液,一进一出的抽送着。

    「噢……好会干屄的亲儿子……嗯……好棒啊……妈妈的小屄……好爽……干我……干我……小屄是你的了……啊……大鸡巴儿子……只有你能满足妈妈……啊……啊……你爸爸的小牙籤没办法跟你比……嗯……还是儿子好……噢……」

    母子两使出混身解数的性交,并且在镜头前不断变换姿势,看得连拍摄的方华都按奈不住了。

    「小华……把它架起来……你也来吧!」秦小瑜对着方华说。

    「好!」方华将v8架在角架上,镜头固定在沙发上,然后也进入了镜头里面。

    方华背对着镜头,一件一件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最后才转过身来看着镜头,让自己的身份确定。

    方华也加入了战场之后,画面虽然缺少了动感,但是却不减丝毫的淫糜。

    客厅的性爱过程终於在母子三人都泄身之后结束。但是方华觉得仍然不够,需要更多的场景和内容,后来这屋里包括厨房、浴室、卧房的性交都拍摄过了,於是秦小瑜提议到屋外拍。

    这个建议获得一致的同意,三人於是拿着摄影机走出方宅,先是在花园里面,母子三人赤裸着携手漫步,后来将摄影机架在凉亭外面,三人就在凉亭里面做爱。接着三人又到了后山的大草原,在草原上追逐着,然后轮翻的性交。

    最后收尾的镜头是方豪左右各拥着秦小瑜和方华,面对镜头说话。

    「儿子,妈被你征服了,妈妈的小屄每天给你插,好不好?然后妈妈帮你生一个娃娃。」

    秦小瑜一边握着儿子的肉棒,一边对着镜头说。

    「嘻……我也是,好儿子,你干了妈两年,妈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你看。」方华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说。

    「嘻……方杰……你欣赏完了吗?别太兴奋哦!知道你最喜欢乱伦了,所以特别拍这一卷带子给你,对了,忘了告诉你,方豪不是你的儿子,他是我的,你的早就打掉了,嘻……哈……哈……」

    最后方华做了结语。

    ※※※※※※※※※※※※※※※※※※※※※※※※※※※※(二十)意外插曲「小华,你确定方杰看了之后会……」

    「可能不够,但是你放心吧!如果他看完整整两个小时的带子还没事,我们再来一场现瑒表演。」

    方华说。

    「啊!现场?」

    「对!等时机成熟,先迷昏他,把他绑在电视前面,等他清醒之后,我们再播带子,让他想不看都不行。如果他看完之后没事,我们就出现,当场做给他看。」

    「只怕那个变态会愈看愈兴奋,那不是……」

    「兴奋也会让血压上升的,不是吗?要是这样都治不了他,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

    秦小瑜知道,这一个复仇的谋杀计画万一不成功的话,他们肯定完了,所以心里已经暗自盘算,如果这个计画不成,就由自己出面,亲手了结方杰。

    就在三人正欣赏着自己拍的作品时,电话突然响了。

    「喂!」秦小瑜拿起电话。

    「喂!请问是方夫人吗?我是xx日报记者,请问你,你女儿现在的情况怎样了?」

    「我女儿?你在说什么啊?」

    「噢!原来你还不知道,刚才从美联社传来新闻,你的女儿方慧臻今天早上突然从二楼掉下……」

    「啊!」秦小瑜一听到记者说到这里,惊吓得将电话掉落。

    「喂!喂!你是谁?什么事?」方华接过电话。

    「我是xx日报记者,今天早上方慧臻在美国的住处坠楼,听说是重伤昏迷不醒,我想请问……」

    方华没等对方讲完就将电话挂了。

    「小瑜,先别紧张,我们先打电话问看看!」方华安慰着担心不已的秦小瑜,并把情况向方豪说明。

    一会儿,秦小瑜拨通了方慧臻在美国住处的电话,电话响了许久,才终於有人接听。

    「喂!我是方夫人,慧臻她还好吗?」

    「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