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石頭記1-44| 作者:BOSS| 类别:玄幻魔法

    「你怎麼從開始上車就一直拿著這個包啊,裡面是什麼?」在車上魯曉問。

    「呵呵,是我爸媽給我的東西,要我帶給姐姐的。」我笑著說,然後看了一下緊挨著魯曉坐著的紀田,她也正看

    著我,我們的目光撞在一起,她立刻把頭轉了過去。

    看著她害羞的樣子,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那天大好的機會可以玩三人行的,可是紀田洗澡後,穿上衣服就跑

    了,沒辦法,我只有同魯曉一起過二人世界了。

    我們的車子顛簸了片刻,然後上了高速,直奔著市裡開去。

    「小石啊,下次記得替我好好謝謝你爸爸媽媽啊,我們玩得這麼開心多虧他們啊。」何經理在前面回頭說。

    「我會的。」我說,心裡卻是在罵他們,當然開心了,不花錢出來玩還不開心啊,他們幾天的開銷李叔叔和爸爸

    都包了。

    車子在公司門口停了下來,大家從裡面走了出來。

    「好了,大家回去各自休息,明天正式上班,兩天沒有上班,肯定積累了不少事情,大家要先做好吃苦的準備啊。」何經理摸著這幾天吃得微微隆起的肚子說。

    「知道了。」大家各自散開了。

    張非,石偉,李秘書三人招過一輛車,然後三人上了車。看著他們三人的樣子,我忽然感覺一陣的心。

    「看什麼呢。」魯曉拍了我一下問。

    「沒什麼,看那三個@錟亍!刮宜怠?

    「看他們做什麼啊,你不怕得眼病啊。」魯曉說著哼了一聲,「今天晚上去我那裡嗎?」

    「不了,我要回家去看看姐姐,明天再去。」我說。

    「好吧,晚上我叫紀田去同我做伴了,我先走了。」她說完走到紀田的身邊同她說了幾句話,紀田害羞的點了點

    頭。

    「喂,石頭,你的東西。」鐘靈叫道。

    「哦。」我走到車後面拿下了兩個袋子,裡面是媽媽給我裝的一些家裡的特產,讓我帶回來給姐姐和我吃。

    「拿得動嗎?」肌肉男代春責把袋子遞給我說。

    「小意思。」我接過袋子然後也找了一輛車,但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老師的網吧。

    一進網吧我就發現了很多新面孔,服務員都換新人了,店子裡又加了不少新電腦,而且很多都是液晶顯示器的。

    「先生,上網嗎?」一個甜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回頭一看,是一個穿戴整齊的女生,看年紀比我還小。

    「不,我找人。」我說。

    「裡面請。」她禮貌的說。

    搞得這麼有排場我一時還受不了,我才走進去就看見熊芊從網管室裡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瓶可樂,她一看見我

    就立刻向我走了過來。

    「我還以為你人間蒸發了呢。」她說。

    「回老家呆了幾天,這不,一回來就看你們來了。」我說著舉起了手中的袋子給她看。

    「老師呢?」我問。

    「在裡面呢,我幫你拿。」她說著幫我一起提著袋子,我們一起走進了網管室。

    一進去就發現老師正在接電話呢,看樣子是在談什麼重要的事情,她看見我們進來示意我們不要說話,然後接著

    打電話。

    「老師怎麼這麼忙啊。」我問熊芊。

    「是啊,最近又在聯繫同其他學校一起搞網校的事情呢。」

    這時候老師已經打完電話了,她坐到我們身邊親了我一下,「這幾天到哪裡去了啊,是不是認識新的女人就把我

    們姐妹忘了啊。」

    「我是那種人嗎,我回老家呆了幾天,還帶了點特產給你們。」我說著把兩袋東西的一袋遞給了老師。

    「算你有良心。」老師笑著把東西接了過來。

    「東西先給你們,我要回去一下,把這些給我姐姐送回去,我晚些時候再過來。」我說。

    「好吧,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看你的樣子夠累的吧。」老師關切的說。

    「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我還沒去過你家裡呢。」熊芊說。

    我同熊芊一起來到了家裡。

    「姐姐,我回來了。」一進家我就喊道。

    「回來了,石頭,家裡好玩嗎?」姐姐說著從客廳裡走了出來,一條白色的裙子讓姐姐更加的美麗脫俗。

    「還可以,這是我拿回來的東西,媽硬讓我帶回來了。」我說著把東西交給了姐姐。

    「這位是。」姐姐看見了熊芊。

    「姐姐你好,我……我叫熊芊,是石頭的朋友。」熊芊有點緊張地說。

    「裡面坐吧。」姐姐拉著熊芊的手到了客廳裡,「你們先坐,我去倒水。」

    「不用麻煩了,姐姐,我不渴。」熊芊說。

    我坐在沙發上,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我發現熊芊的眼光有點怪,一直向外面看,盯著姐姐。

    「怎麼了?」我問。

    「你姐姐好漂亮啊。」她由衷地說。

    「真的?」我問。

    「是啊,感覺那種漂亮不是一般的漂亮,是一種有氣質的美。」她說著臉居然紅了。

    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熊芊看姐姐的目光有點奇怪,那種眼神發有我們一起玩三人同樂的時候才會出現。

    「想什麼呢?」我用手在熊芊眼前誇張的晃了幾下。

    「去。」她拍了我一下。

    很快姐姐把水端了上來,熊芊立刻站了起來去接,然後藉機會摸了一下姐姐的手,姐姐也沒有在意,一直在顯示

    她好客,熱情,溫柔的一面。

    「姐姐一起過來坐吧。」我招呼道。

    「我要準備晚飯了,你們聊吧。」姐姐說著走進了廚房。

    「現在才下午四點,怎麼姐姐這麼早就準備晚飯啊。」熊芊已經把自己當成我家的人了,連姐姐前面應該說的那

    個你字都省略掉了。

    「姐姐是這樣的,擔心我回來的時候吃不到飯。」我說。

    「有這樣的姐姐真好。」熊芊說,現在的熊芊已經沒有了往日那種開朗,活潑,反而一臉溫柔的樣子。

    我看著她的樣子覺得很好笑,同時心裡也很驕傲,姐姐被人誇獎,我自然高興。

    「不要只是看啊,去幫忙吧。」我說。

    「可以嗎?」她問。

    「當然可以啊。」我大方的說。

    熊芊高興地站了起來跑到廚房裡開始幫姐姐做飯,然後不時的同姐姐聊天。

    我站了起來,把裝著數碼攝影機的包掛在衣架子上,然後把裡面的攝影機拿了出來,幾天的工作下來,它居然堅

    持住了,真是不枉我花了幾千塊錢。

    我打開預覽窗,從小屏幕裡查看幾天的成果,果然裡面有我想要的東西,而且還有很多,為了保証我晚飯的食

    所以我只看了一會兒就關了。

    「還不整死你們兩個狗腿子。」我自言自語道。

    「石頭,去幫我買瓶醋吧。」姐姐在廚房說。

    「哦。就去。」我站了起來。

    「不用了,我去買吧。」熊芊說著從廚房跑了出來。

    我沒有阻止,自己現在正不想動彈呢。

    「石頭,怎麼好讓女孩子去啊。」熊芊出去後,姐姐從廚房裡走出來說。

    我站了起來,然後走到姐姐的身邊一把抱住了她,「這是個好機會啊。」說完我開始親吻姐姐的嘴唇。

    姐姐順從地伸出舌頭同我的舌頭攪動在一起。

    三天沒有同姐姐在一起了,現在再重溫一下也不錯,我的手迅速地伸到姐姐的衣服裡揉著她的乳房,同時用下體

    把姐姐頂在了d稀?

    「不要再鬧了~~等一下芊芊回來了怎麼辦。」姐姐鬆開嘴唇說。

    「那我們就快點啊。」我說拉開褲子的拉鏈。

    姐姐主動替我掏出了陰莖,然後又雙手輕輕地套弄起來。

    我親吻著姐姐的脖子,然後掀開了她的衣服,從半透明的吊帶背心中拿出了姐姐豐滿的乳房,然後放肆地舔了起

    來。陰莖在姐姐的手中迅速的脹大,我用力的吮吸著姐姐的美乳房,然後輕輕晃動著身體,陰莖在姐姐的手中摩

    擦著。

    姐姐蹲下身體,張口就要含我的龜頭,我卻躲開了,姐姐又去含,我又躲開了,姐姐生氣的用手攥住它然後含了

    進去,用力的吮吸起來。

    我雙手扶著t塚艙駒諛搶鏘硎蘢漚憬邦嘆蒹珧o桑慘惶跣Π閃榛畹納嗤啡繽慘恢晃蔚氖衷諉躩拔伊榛暌謊?

    姐姐吐出陰莖,然後抓住沾滿唾液的龜頭在臉上摩擦了幾下。

    「我的石頭長大了啊。」姐姐說。

    「我的姐姐也變得更漂亮了。」我說。

    我把姐姐拉了起來,然後把她按在t諫希參蟻瓶敖憬愕娜棺櫻踩緩蟪斷濾哪誑恪?

    「時間不多了,我們快點好嗎?」我問。

    姐姐點了點頭,用手牽引我的陰莖來到她的雙腿之間,然後輕輕的將龜頭塞到她的陰道中。我用力的一頂,陰莖

    全根沒入。

    我抬起了姐姐的左腿,這樣做起來更方便,我一邊親吻著姐姐的嘴唇一邊開始了快速而又有力的抽動。

    姐姐的嘴被我封住所以只能用鼻子用力的呼吸,她雙手緊緊的抱著我,身體緊緊的貼在d稀?

    我用力的前後晃動著身體,陰莖進出的的位置、方式比平常都略有不同,所以我也感覺有點吃力。

    姐姐大概發現了我的不適應,於是輕輕的把我推開,然後轉過身去背衝著我撅起了屁股。

    我低頭在姐姐的陰戶親了一下,然後往龜頭上吐了點口水,姐姐的陰戶依然那麼可愛,我用力的將陰莖插了進去。

    這個姿勢對我來說可以說是輕車熟路,抽插起來自然不費力了,姐姐回頭把我的手捉住,然後吮吸著我的手指。

    我閉上眼睛充分的享受著陰莖同姐姐陰道摩擦所產生的快感,那又麻又癢還帶著微微的酸脹的感覺在我全身散開。

    「石頭……你和那女孩那個了嗎?」姐姐一邊享受著我的抽插一邊問。

    「姐,你認為熊芊如何啊。」我問。

    「還……還好了,她人好像……好像很熱情……」姐姐說。

    我笑了,姐姐看人只看表面的,熊芊是一個極端另類的女人,男人女人都喜歡,她對於自己喜歡的人當然熱情了。

    「姐姐要是喜歡,我讓她來給你做妹妹好了。」我說著用力的一頂,龜頭直接衝到姐姐的花心。

    「她……她那麼聽你的啊。」姐姐有點不相信的說。

    聽姐姐這麼一問我就知道姐姐對熊芊有了好感。

    「咚!咚!」這個時候有人敲門,大概是熊芊回來了。

    「啊,石頭……別鬧了,快去開門。」姐姐試圖把我推開,但是我正在緊急關頭,怎麼可能讓姐姐臨陣脫逃呢,

    於是我緊緊的抱住她,陰莖在陰道內一陣狂抽猛送,直到射出精液為止。

    我正要放鬆一下,姐姐忽然一把把我推開,全然不顧從陰道中流出的液體,她立刻把內褲穿上,然後跑去開門。

    我也迅速地拉上了拉鏈,然後坐在沙發上,裝做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熊芊拿著醬油瓶,然後同姐姐一起走到廚房裡又忙活起來了。

    吃完飯後我禁不住想看看攝影機裡的東西,但是當著姐姐和熊芊的面我怎麼好意思給她們看,我想起了白姐,畢

    竟攝影機是她給我錢買的,而且我也答應她讓她看看的。

    我找了一個理由把熊芊留在家裡同姐姐一起聊天,我拿著攝影機跑到了白姐家。

    「啊,我還以為你要一個星期才回來呢。」一開門白姐就對我說。

    「怎麼可能,這裡還有一個這麼性感的你。」我說著關上了門,然後把白姐攬在懷中,放肆的親吻著她的紅唇。

    白姐輕輕的把我推開,「我去把碗刷一下,你吃過了嗎。沒有的話我這裡給你做。」

    「我吃過了。」我說完走到客廳裡,然後一頭栽在沙發上。

    「那個攝影機你用了嗎?」白姐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了出來。

    「用了,效果還不錯,等一下就給你看看我的成果。」我說著拿出了攝影機走到白姐房間的電腦旁,然後打開了

    電腦。

    我將攝影機同電腦連接好後便開始觀賞我的作品。

    「哦,怎麼是兩個男的啊。」白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我的後面。

    我把她拉到我的懷裡,「感覺如何?」我問。

    「不錯啊。」白姐的眼睛盯著屏幕裡的兩個男人,流露出一樣的眼神。

    「我可是對男人沒興趣。」我說。

    「那你對女同感覺怎麼樣?」白姐忽然問。

    「女同當然好了,感覺很刺激啊。」

    「可是我就感覺有點彆扭。」白姐說。

    我沒有回答,而是把手伸到白姐的衣服裡,一邊玩弄著她的乳頭一邊觀看著屏幕中的圖像,拍得還算清楚。

    畫面裡兩個男人躺在床上,做得很瘋狂,是張非和石偉,石偉還拿著一根塑料陰莖,過了一會他們突然停了,然

    後兩人立即分開,各自穿好衣服,大概是有人敲門。張非從屏幕中消失了,大概去開門了,石偉則趁這個機會把

    塑料陰莖塞到枕頭下,然後坐在床上。

    「呵呵,這兩人好像在做賊一樣。」白姐說。

    「是啊。」我親了一下她的臉,她的乳頭在我的揉搓下已經變得硬起來了,我開始用力的揉著她的乳球,她把頭

    靠在我的身上,手伸到我的褲子裡玩弄著我的陰莖。

    「怎麼粘乎乎的?」白姐問。

    「剛才在家裡睡覺的時候做了個春夢,沒想到起來後居然流出來了。」我撒謊說。

    「討厭。」她說了一句,但是手卻沒有離開我的陰莖。

    屏幕中出現了一個女的,是李秘書,她說了幾句話後就坐在了床上,這時候張非同石偉走了出去,房間裡就剩下

    李秘書一個人。

    「怎麼出來個女人啊,她是誰?」白姐問我。

    「不認識,誰知道從哪裡來的。」我盯著屏幕說。

    李秘書躺在床上,她大概是感覺到枕頭下面不舒服了,於是伸手去摸,將那個塑料陰莖拿來了出來,她看了看,

    然後聞了聞上面的味道。

    「騷女人。」我心裡暗自罵道。

    就在這時候屏幕上出現了只有在a片中才可以見到的場面,李秘書居然脫掉了衣服,然後用那塑料陰莖摩擦著自

    己的陰部。

    「啊。」我忽然張大了嘴,沒有想到居然還有意外收穫啊。

    「這女人真是心。」白姐說。

    畫面中的李秘書顯得極其的淫蕩,她左手分開陰唇,右手用塑料陰莖在陰道口用力的摩擦著,然後又去舔左手的

    手指。

    我看得血脈賁張,陰莖早就立了起來。

    「這個賤女人。」白姐站了起來,關掉了播放器。

    「怎麼了?不習慣嗎?」我把她拉到我的身邊說。

    「看她有什麼好的,我比她不是好多了嗎。」白姐說著把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然後扯下了乳罩,簡璊f束縛的乳

    房在我眼前跳動著。

    「看她還不如看我。」白姐向我炫耀她傲人的身體。

    我彷芨桲芨期楰砠t拇孜丁?

    「沒錯,你比她好上幾百倍。」我站了起來,然後猛的將白姐壓倒在床上,同時一個計劃在我的腦海中已經形成。

    那麼大家誰還有意見,有就提出來,我們再討論。」何經理看著會議室裡的眾人說。

    一群人互相看了一下,沒人表示反對,只是那麼幾個人有點不服氣的樣子。

    「好,那就全體通過,電腦組的,等一下同小石開始製作初步效果圖,做好的話交給我看看,這次的業務非同小

    可,所以大家必須努力,還要保証質量的完成,好了,散會。」何經理說。

    我走出了會議室,一臉的得意,我的計劃終於通過了,而且這次還是一樁大生意。

    「恭喜啊,你終於可以一展身手了。」魯曉出現在我後面,旁邊跟著紀田。

    「小意思,沒有你的幫忙也不可能這麼快啊。」我說。

    「好了,別貧嘴了,還不趕緊同電腦組的做個初稿出來,不然經理可沒今天這麼好的心情了。」她說。

    「知道了,哦,紀田是負責電腦後期處理的吧,等下要你幫忙了。」我說。

    「知……知道了。」紀田有點口吃的說。

    「我們家紀田可是電腦高手,不要看她平時這樣柔弱的樣子,要是一摸到電腦立刻就同換了人似的。」魯曉在一

    旁說。

    「哦,那等一下我要見識一下了。」我說。

    紀田的臉又紅了,魯曉拉著紀田進了電腦組,我則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這次你滿意了吧,什麼時候可以把那段錄像給我。」一進門,早已經等在那裡的李秘書就急忙問。

    我關上了門,然後倒了一杯水給她,「李秘書你很著急啊,今天才第一天而已。」

    她把水接了過去,但是沒有喝,而是放在桌子上。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你不怕我去公安局告你。」她加強了說話的語氣。

    「拜託,我的李大秘書,你要去就去吧,哈哈,如果你想去早就去了,何必要同我講呢。」我坐在椅子上說,「

    至於想做什麼我還沒有想好,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做什麼壞事情的。」

    「算你狠,不要讓我抓到你的把柄。」她狠狠的說了一句,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看著她生氣的樣子,我忽然覺得特別的興奮,終於可以整她一整了。

    「你把那東西給她看了啊。」魯曉進來說。

    「我只是剪輯了一小部分,然後發到她的email中而已。」我說。

    「看她剛才的樣子好像很生氣,你不怕她做出什麼異常的事情嗎?」魯曉有點擔心的問。

    「放心好了,這女人把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她只是第一步。」我說。

    「那兩個gay怎麼辦?」

    「他們很狡猾,所以先不要管,只要把李秘書搞定了,還怕他們兩個嗎。」

    我說。

    「你真夠卑鄙的了。」魯曉說著走了過來,坐在我身上說。

    「你也是啊,明明知道我卑鄙還幫我,你不是更卑鄙嗎。」我說著在她胸上捏了一把。

    「好了,我要去一下電腦組那邊了,你也一起去嗎?」我問。

    「不了,我等一下要和李秘書一起去總公司匯報一下我們的收支情況,還可以順便探探她的口風,看她是怎麼想

    的。」魯曉站起身來說。

    「那你要小心點了,不要反被她探出什麼來啊。」我說。

    「放心,不會的。」她說完在我嘴唇上親了一下,手也用力的捏了一下我的陰莖。

    「石經理,代組長叫你……啊。」紀田忽然走了進來,她看到魯曉在親我立刻又退了出去。

    「呵呵,進來吧,田田。」魯曉說,紀田慢慢的走了進來。

    魯曉走到紀田身邊,忽然把她抱在懷裡,然後用力的親吻著她的嘴唇,過了好一會才分開。

    「啊~~」紀田的臉更紅了。

    「呵呵,真可愛,我先走了,晚上我找你啊。」魯曉說完走了出去。

    只是看了一眼兩個女人接吻,我居然有了感覺,陰莖硬了起來,緊緊的頂著褲子。

    「你先過去吧,我這就去。」我說。

    「好……」紀田答應了一聲然後走了出去。

    我把李秘書沒喝的水喝掉後向電腦組走去,電腦組在二樓,一上樓我就聽到了複印機的聲音,還有敲打鍵盤的聲

    音,同時聞到了一股股的紙味。

    「石經理,這裡。」我一進門,謝小勇就在不遠處的一間房間外招呼我。

    我走進房間一看,只見鐘靈,紀田,文淘正圍著一台電腦在看,代春責正在那電腦旁緊張的操作著。

    「石經理,這就是按照你的創意做出的初步效果圖,你看看。」代春責說。

    「不要叫我經理經理的,叫小石就可以了,我在這比你們的經驗都少啊。」

    我說著來到了電腦旁,紀田拿來一張椅子放在我面前,然後站到一邊看著電腦屏幕。

    真是佩服那些搞電腦的,一個滑鼠,一個鍵盤,就可以創造出常人難以想像的東西,我和幾個創意組的一起在電

    腦組呆了很長時間,才做出令人滿意的效果圖。

    「好累啊,終於忙完了。」代春責站了起來,揉了揉眼睛。

    「這麼點時間就說累啊,還是個男人呢。」一旁的鐘靈開玩笑的說。

    「你來做做看,我看你還不一定有代哥的毅力呢。」文淘開始同她鬥嘴。

    「這次麻煩大家了,我先把稿件給經理送去,晚上請你們吃飯啊。」我說。

    「好~~~哦~~」幾個人同時說。

    我看了紀田一眼,然後向經理室走去,只幾米的距離我卻感覺有很長的路,而且有點緊張,畢竟這是我第一次正

    式參與製作。

    「來了,小石,坐坐~」經理說。

    「經理這是效果圖,已經搞好了,另外這裡是廣告費用的初期預算,後期的影視拍攝預算魯秘書正在製作。」我

    說著把東西交給了何經理。

    「不錯,不錯。」他還沒有正式看就先誇獎我了,他大致看了一下,然後把稿件放在了桌子上。

    「小石,我聽王總說你自己有一個網吧?」他問。

    「是啊,現在朋友在幫我管著呢。」我不明白他問這些有什麼用。

    「我想讓你幫個忙,我有個朋友也想開網吧,可是現在開網吧談何容易啊,公安,工商,文化,政府都要打點,

    你自己開網吧,應該有一些關係吧,不然現在誰還敢在非典後不久開網吧啊。」何經理說。

    「這個,好吧,我幫你問一下,不過大概要一些資金來打通關係。」我說。

    「錢方面好辦,我的朋友以前是做生意的,家裡錢有的是,他開網吧主要是給他那個無聊的女兒找個事做。到時

    候需要多少你就直接同我說。對了,要不晚上我們安排吃一頓飯怎麼樣?」何經理說。

    「那倒不用,就衝何經理的為人我相信你的朋友也應該是個有信用的人。」

    我有點奉承的說。

    「哈哈,那倒是,好,就這麼辦吧,我到時候帶他過來你們認識一下,以後也好有個照應。」他摸了摸油油的頭

    髮說。

    「好的,那我先工作去了。」我說。

    「好,不要太專心工作,該放鬆也要放鬆一下。」經理說。

    「我會的。那我走了。」說完我走出了經理室。

    真是沒想到經理原來也夠現實的了,我一邊走一邊想,這個忙可以幫,錢當然不能少拿,不然都對不起自己。我

    大致盤算一下,就按照自己開網吧前的程序搞,明天先去找白姐,然後再找爸爸。

    在辦公室裡悶了半天,頭都有點暈了,於是我走到了頂樓的天台上想去放鬆一下。我看了一下表,現在是上午十

    點多,今天也不是很熱,還有風。

    我站在天台上,手扶著欄杆向遠處看觀望,也沒有什麼好看的東西,到處都是樓房,樓房之間還夾著一絲綠色。

    我無聊的在天台上走著,當我轉到另一面的時候發現居然也有人在那裡,看背影以及服飾應該是紀田才對,我輕

    輕的走到她的後面。

    「你也悶得無聊嗎?」我問。

    「啊。」她猛的一回頭,一臉驚恐的樣子。

    「是……是啊。」她一看是我,於是強裝鎮定的說。

    看著她紅紅的臉我忽然感覺這個小女生很有意思,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這麼害羞,簡直是有些誇張。

    我一時也找不到什麼話說,只有同她一起靠在欄杆上向遠處看,氣氛一時有點尷尬。

    「對了,你也是本地人嗎?」我終於找到了話題。

    「是啊。」她說。

    看著紀田的臉我忽然有一種要親一下的衝動,而且身體在沒有經過大腦批准的情況下已經實施行動了。

    「啊?」紀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看著我,手摸著被我親過的地方。

    我的身體又行動了,這次是把她攬在懷裡,然後進攻她的嘴唇。她張大了眼睛,一動不動,嘴唇微微的張開,任

    憑我的舌頭在裡面攪動著,她的手自然的抱住了我的腰。

    她的嘴唇是那麼的柔軟,親上去好舒服,小巧的舌頭柔軟、濕滑,我都不忍心用力的吮吸,只是用舌尖去輕輕的

    接觸。

    我的手習慣性的開始撫摸她的臀,另一隻手慢慢的摸到了她的胸上。

    她忽然一把把我推開,然後一隻手護住自己的胸,另一隻手摸著嘴唇。

    「嗯?」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情。

    「我……」她說完一個我字後轉身就跑了,留下我一個人站在那裡發呆。

    「哪有你這麼追女孩子的啊,霸王硬上弓啊。」魯曉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天台上。

    「你什麼時候來的啊?」我問。

    「就在你親她的時候啊,哈哈。」魯曉笑著走到我面前說,「紀田是個有意思的女孩,人又可愛,但是不能以為

    人家害羞就認為她不反抗啊。」

    「嘿嘿,怎麼我親她你不吃醋啊。」我問。

    「吃你的醋啊,你想得美。」她說著用手指在我額頭上點了一下說。

    我拉住她的手放在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用力按下她的頭,將她按蹲在我身邊。

    「討厭,你是不是想讓我暫時代替一下紀田啊。」她一邊摸著我的下體一邊笑著說。

    「你是你,她是她,我喜歡你是一種感覺,喜歡她是另一種感覺啊。」我摸著她的頭髮虛偽的說。

    「你就是一張嘴甜。」她說著掏出我的陰莖在臉上摩擦著。

    「是嗎,那它的味道如何呢?」我用陰莖輕的抽打著她的臉。

    「好臭,呵呵,不過我喜歡。」她說著張口將我的陰莖含了進去,開始吮吸起來,如靈蛇般的舌頭很專業的在我

    的龜頭各個部位舔著。

    我一隻手按在她的頭上面,另一隻手靠在欄杆上,一邊欣賞著城市的風景,一邊享受著魯曉的口唇服務,陽光,

    城市,女人,三者非常自然的結合讓我感覺甚是舒服。

    「嗯~~嗯~~」魯曉的一隻手伸到自己的裙子裡不住的動著,喉嚨裡發出不滿足的呻吟,那聲音在告訴我隨時

    可以上她。

    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頭,她會意的站了起來,然後壓在欄杆上,背對著我雙手撩起了不是很長的裙子。

    這次換我蹲下去了,我將鼻子頂在她的雙臀之間,呼吸著她身上汗水與沐浴露的混合味道,魯曉是個洗澡狂,天

    天都要洗澡,而且一洗就是四十多分鐘,所以她的身上經常帶著一股沐浴露的味道。

    我輕輕的拉下她的內褲,因為長時間的行走內褲已經有一部分陷入她的陰唇中,當我拉她內褲的時候她的陰唇也

    跟著動了一下。

    她靠在欄杆上左右搖晃著身體,臀部同大腿的連接處出現一道褶皺。

    我將嘴唇貼在她的陰唇上用力的吮吸著,同時手指開始玩弄她的陰蒂,我吮吸的同時把舌頭伸到她陰道裡用力的

    攪動著她陰道的前端。

    「嗯~~嗯~~~~」沒有幾個女人可以經得住我的吮吸的,她當然也不例外,才剛開始就已經呻吟起來了,陰

    道內的液體開始向我的舌頭聚攏。

    我吮吸了一會後,站了起來,一隻手拿著陰莖在她的陰部摩擦著,一隻手伸到她的衣服裡玩弄著她的乳頭,

    她的頭靠在我的身上,雙手伸過來玩弄著我的陰莖,我張開口吮吸著她的耳垂。

    「插進來吧。」她說著便抓住陰莖硬往裡塞,但是我卻左躲右閃的,陰莖就是不往裡面去,她有點生氣的用力捏

    了一下我的液丸。

    「啊。」一陣疼痛從液丸上傳來,我不再躲藏了,陰莖用力的插到她的陰道內。

    「我插死你這個小騷貨。」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然後陰莖用力頂了進去,龜頭直到她的花心,但是我並沒有抽

    插,而是上下左右的研磨著,龜頭如鑽頭般在她敏感、刺激的陰道內鑽探著更多的資源。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她說著回頭親吻著我的嘴唇,身體開始前後晃動。

    我雙手都伸到她的衣服裡玩弄她的兩個乳房,下體用力的撞擊著她的臀,陰莖上很快就傳來一陣陣的快感,龜頭

    彷漅繵襪鬌n醯欄凳匆謊慘丫懲慘醯廊諼耙惶濉?

    她反手攬著我的頭,舌頭在我的嘴裡用力的攪動著,動作幅度很大,不時的有聲音從我們的口中發出。

    我的抽插慢慢變得有規律起來,書上說的什麼「九淺一深」我從來不用的,只按照自己喜歡的來,想插多深就多

    深,自己的女人幹嘛還要玩得那麼規規矩矩的。

    「今天天氣真好啊,累死了。」文淘的聲音從另一面傳來。

    「是啊,在電腦邊一坐幾個小時,超人也該累了。」是代春責。

    「所以說你們兩個都不是男人,這麼點苦都受不了。」鐘靈調侃道。

    聽到她們三個的聲音魯曉立刻回頭看著我,我也嚇了一跳,她示意我先拉出來,但是現在正在緊要關頭怎麼可以

    退出來。

    我忽然看到了那個大大的水罐,正好可以用一下,決定後我用力的將魯曉抱了起來,陰莖還停留在她的陰道中,

    我迅速的躲到了水罐的後面,然後把魯曉放下。

    魯曉扶著水罐,我繼續在她後面抽插著,在陌生的環境下做愛我感覺異常的刺激,陰莖抽動起來也特別的舒服。

    那三個人慢慢的走了過來,聽聲音判斷的話大概就在剛才我們的位置。

    「你對石經理的想法怎麼看,我倒是認為他那個創意有點意思。」文淘說。

    「我同意混蛋淘的意見。」鐘靈說。

    聽到關於我的話題我停止了抽動,專心在那裡聽著。

    「你們兩個人都說好了,我還有什麼話說啊,我是搞電腦的,對文案不是很熟悉,但是看他的作品感覺這@錆孟

    袼嘉埠芑鈐景!勾涸怠?

    魯曉用手打了我一下,我才注意到自己現在的情況,於是用力的抽動起來,因為有人在所以我們抽動的幅度不能

    過快,否則會發出聲音,所以我只能加大力道,每次都用力的頂到她的花心,並用龜頭左右的研磨,以此來彌補

    我們速度上的缺陷。

    我把手指塞到她的口中玩弄她柔軟的舌頭,其實目的是確保她不至於發出聲音,陰莖的速度變慢了,我都感覺十

    分的難受。那三個@魌郅傮袗磥ㄗ躅蛪m鏘辛模參藝嫦氤鋈蝗爍且桓齠猓駁筆悄遣惶筆導剩菜暈抑揮

    屑絛猜誠躽謖飫錁x坎環鏨簟?

    過了半天,終於那三個人走了,我們沒有出去,繼續留在水罐後面,我開始快速有力的抽動起來,以彌補剛才的

    遺憾。

    「嗯~~嗯~~~」魯曉也發出輕聲的呻吟。

    她的陰道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陰莖,每次我抽出的時候感覺陰道壁似乎要將陰莖永遠留在裡面一樣,總是阻攔,我

    越是奮力的簡獢a就越有快感。

    陰莖上已經有了觸電般的感覺,她也有了高潮的預兆,我緊緊的抱住她,然後陰莖快速用力的抽動著,她也是前

    後用力晃動配合著我。

    忽然她不動了,陰道猛的將我的陰莖夾緊,然後熱熱的液體將陰莖包圍。

    我用力的拉出陰莖,然後用力的按著她的頭。

    她再次蹲在我的身下,用嘴代理了陰道的職責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陰莖,終於我忍無可忍,精液射到了她的口中。

    「呼~~~~」我長出了一口氣,她還在含著我的龜頭,嘴唇用力的將精液都吮吸到口中,然後吞了下去,有一

    點精液從她嘴角流了出來。她用舌頭幫我清理完後才把陰莖放出來,然後幫我把它送回褲子裡。

    她站了起來,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

    「這裡。」我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她立刻伸出舌頭將嘴角附近的精液舔乾淨,然後衝我笑了笑。

    怎麼不穿西裝了,看你穿的時候挺帥的。」張麗娜伸手扯了扯我的衣服問道。

    「那是工作時候才換的,平時穿多彆扭,又不自在。」我說。

    「聽王叔叔說你幹的還不錯啊,而且你那個計劃也上馬了啊。」她說。

    「你的情報還挺活的啊」我說。

    「我還知道你那裡美女也不少啊。」她言語中充滿了醋味。

    「嘿嘿。」我開始裝傻,眼睛看著車外正在向後退的景物,「自從工作後就一直沒去看胖子,他情況好了不少吧。」

    「是啊,只是人瘦了點。」張麗娜說。

    車子在醫院門前停了下來,給過了錢後,張麗娜拉著我的手走進了胖子的病房。

    「怎麼換地方了。」我問。

    「是啊,胖子現在穩定下來了,所以從重病放挪到了一般的病房。」張麗娜說。

    一進門,就看見李靜正在同胖子的媽媽在給胖子擦臉,護士也在幫忙,後面還站了幾個男醫生,在說著什麼,看

    樣子是在討論胖子的病情。

    胖子的媽媽看到我們進來後衝我們點點頭,我同張麗娜站在一邊聽著醫生的話。

    過了一會醫生同護士都出去了,房間裡只剩下我們幾個。

    「阿姨,胖子怎麼樣了?好點沒有?」我問。

    「已經好多了,現在情況很穩定,剛才醫生說他隨時都有醒過來的可能,那就要開他自己了。」她說著給胖子誘w

    了被子。

    我注意到她的臉比以前瘦了不少,身體也是。以前豐滿的形態已經一去不復還了。

    「這段日子多虧小靜還有她父母一起在店裡幫忙啊。」胖子的媽媽看著在一旁的李靜說。

    我點了頭,張麗娜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李靜的身邊,正在她耳朵旁說著什麼,李靜聽後臉紅了。

    「阿姨,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就儘管開口。」我說。

    「謝謝你了小石,你位小楠已經幫了不少忙了,不用在麻煩你了。」胖子媽媽說。

    「阿姨不要見外了,我和胖子像兄弟一樣,還說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我說道。

    我們在醫院坐了有一個多小時,一直在談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李靜已經退學了,現在在胖子的店裡發揮她聰明

    的才智把藥店管理的很好,胖子的媽媽也儼然把李靜當成了自家人。

    從醫院出來後我和張麗娜沒有叫車,而是在路上走著,一邊走一邊閑扯。

    「我也要工作去了。」她忽然說。

    「怎麼你不繼續讀書了嗎?」我問。

    「無聊,我現在讀書根本讀不下去了,還不如想你一樣先工作好了。」她說道。

    「你想好去哪裡工作了嗎?」我問。

    「不知道呢,我爸爸正在幫忙給我找呢,說不準。」她晃動著手臂說。

    「我還以為你會去讀大學呢。」我說。

    「讀大學更是無聊,現在的大學生有多少是真正在讀書啊。」她若有感慨的說。

    「真搞不懂你,不如,你也和我在一個公司做好了。」我說完了才感到後悔了,她要是真和我一起工作的話我肯

    定要有大麻煩了。

    「我才不想呢,搞你那東西不德無聊死啊,再說了你進公司已經搭了我爸爸一個大人情了,我再去也不好意思在

    麻煩王叔叔了。」她說。

    忽然間,我覺的她成熟了不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經常吃零食有點胖的女孩了。

    「到我家去看看嗎?我們認識你以來你好像還沒去過我家吧。」她笑著對我說。

    「好啊。」我答道,同時大腦中已出現了她全身赤裸的樣子,「嘿嘿……」

    我笑了出來。

    「想什麼呢。」她問。

    我們上了一輛的士,半個小時後我們到了目的地。

    「你住在這裡啊。」我望著周圍一幢幢粉紅色的別墅,以及停在別墅附近一輛一輛的轎車。

    「愣著幹什麼啊,走啊。」她說。

    我跟著他走在別墅中間,偶爾還可以看見幾個金髮碧眼的外國人。

    「怎麼你這裡還有外國人?」我問。

    「這裡有很多外國投資商,還有大學外教在這裡住,這裡是名副其實的資本主義聚集地。」她說。

    我實在是難以想像,他父親只是一個學校的主任,每個月不過上千元工資,也可以住這種地方,看來她父親也不

    簡單,絕對一個社會蛀蟲。

    我們走了幾分鐘,在一棟別墅前停了下來,她推門走了進去。

    「奶奶,我回來了。」一進門她就招呼道。

    「死丫頭,你還知道回來啊。」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從裡面走了出來。

    「呵呵。」張麗娜撒嬌的笑了。

    「這是我男朋友。」她介紹我道,順便說明了我們的關係。

    「你好奶奶,叫我小石就可以了。」我恭敬的說。

    「呵呵,小娜很少帶男孩子回來的,真是難得,裡面坐。」她一臉笑容的說道,「我去給你拿喝的。」

    「不用了奶奶,我們上樓去玩了。」張麗娜說著拉著我的手向樓上跑去。

    「好了好了,你們玩你們的吧,真是搞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她搖著頭說道。

    我跟著張麗娜來到了她的房間,房間裡有點暗,從窗?的縫隙中透了過來,她走到窗邊將窗?拉開,陽光照了出來。

    我看了看周圍,房間很大,東西不多一個衣櫃,一張床,一個寫字檯,上面還有一台電腦。我又回頭看了看床,

    上面放著幾件衣服還有一個大安定的布偶,床旁邊的小櫃子上放著一些零食。

    「早上起來晚了,房間也沒有收拾。」她走到床邊把衣服拿來起來放到櫃子裡。

    「我以為胖子的家就夠意思了,沒想到你這裡比他家還誇張。」我說。

    「房子大有什麼用啊,家裡又沒多少人,爺爺已經退休了,每天都是去老幹部局打打門球,下下象棋,爸爸早上

    出去,凌晨回來有時候幾天都見不到人。」

    她說。

    「咚!咚!」有人敲門。

    「肯定是我奶奶來送吃的來了。」她說著把門打開了。

    「小娜我給你拿了點水果,你還你朋友吃吧。」

    「奶奶,你不用操心了,我回搞的。」張麗娜接過水果說。

    「好好,不管你們了,我出去打牌了,要出去的話不要忘記把門鎖上。」老人家說著走了出去。

    「奶奶上年紀了,總是喜歡管一些閑事情。」她說著把水果放在我旁邊。

    「老人家都這樣。」我倒在床上說。

    「等我一下,我去洗澡。」她說。

    「等一下。」我猛的從床上站了起來,然後一把抱住她說。

    「幹什麼。這麼著急啊。」她伸手抓住我的陰莖說。

    「這麼長時間沒見當然著急了。」說完我開始親吻她的嘴唇,四片嘴唇才貼在一起她就已經軟化了,雙手緊緊的

    抱著我的脖子。

    我一邊親吻著她的嘴唇一邊開始脫她的衣服。

    「不……不要都脫了,萬一我奶奶回來了就不好辦了。」她鬆開嘴唇說。

    「那你剛才還要洗澡。」我說著手伸到她的衣服中摸著她的身體,手指巧妙的鑽入她的乳罩中在狹窄有限的空間

    內玩弄起她的乳頭來。

    「那是習慣而已。」說完她吮吸著我的舌頭,雙手也學著我的樣子在我的身上亂摸,只是我沒有她那麼多麻煩,

    一件衣服裡面就是身體,她雙手將我上身摸了個遍,然後來到了我的下身,她將拉鏈拉開,然後身手從裡面拉出

    了已經宵醒了的陰莖。

    「它好像變大了不少。」張麗娜說著把我推倒在了床上,然後趴在我雙腿之間,兩個手指握成環狀,上下套弄著

    陰莖。

    「你的那裡也豐滿不少啊。」我指著她的乳房說。

    「還不是被你揉的。」她說著伸出舌頭在我的尿眼附近舔了起來。

    龜頭上敏感的皮膚同她柔軟,溫暖,濕滑的舌頭摩擦在一起,產生了另我如墜霧裡的快感,沒有想到只有幾天沒

    見面而已她的口技居然到這個地步。

    說話間她的舌頭就已經將我的陰莖舔了個遍,而且弄的我陰莖上全是口水,她的房間又開著空調,所以陰莖上涼

    絲絲的,說不出來的舒服。

    我輕輕的晃動著下體,讓陰莖同她身體有更多的摩擦,她的手伸到我的液丸處玩弄了一會後又撫弄起我的肛門來。

    忽然間,陰莖上一熱,原來她陰莖將龜頭含在口裡,然後用力的吮吸吞吐起來,柔軟的舌頭在龜頭周圍不斷的舔

    著。雖然感覺很舒服,但是總是覺的不夠過癮,於是我跟隨著她的節奏在她的口中輕輕的抽動起來。

    她忽然雙手握住我的陰莖,然後用力的吹了起來,就好像吹氣球一樣,她用雙唇夾住龜頭,然後用向我尿眼裡吹

    氣。

    微微的酸痛伴隨著強烈的快感衝擊著我的大腦,我雙手按著她的頭用力的陰莖插到她的喉嚨深處,然後左右晃動

    身體,她的牙齒不使的刮著莖身。

    「好舒服啊,你在哪裡學的這奶牷c」我問。

    「沒有學啊,只是自己研究出來的而已。」她說著離開陰莖,然後壓在我身上,嘴唇在我的臉上親吻著,弄的我

    一臉的口水。

    我伸手到她的腰部,然後解開她的皮帶,她抬起了屁股配合著我將她的褲子褪了下來,因為擔心她奶奶來個「回

    馬槍」所以我只把她的褲子褪到了大小腿上面一點,我的手指伸到她的陰道口,手指找到她的陰蒂然後輕輕的將

    它捏住。另一隻手摸著她的陰唇,兩隻是後分工合作一起玩弄著她的陰戶。

    「這裡乾淨了不少啊,你把毛剪了?」我在她的耳邊問。

    「天太熱,那裡也不舒服,所以……」她有點害羞的說。

    我的手在她的陰戶上四處的遊走,體驗從手指尖傳來的快感。

    她伸手到我們身體中間,然後握住我的陰莖在她的陰唇中間摩擦著,然後將龜頭頂到陰蒂上,陰蒂頭頂到了我的

    尿眼中,同時用另一隻手沾了些陰分泌出的液體塗在我的陰莖上。

    我用力一頂,陰莖進入她濕滑的陰道中。

    甫一進入,發現她的陰道比以前緊了不少,而且她的力度控制也明顯有了改善,不像以前那樣瘋狂。

    我的手伸到她的胸部,把她的乳罩推了上去,然後抓住她兩個乳頭,她的雙手抓住我的手,然後用力的前後上下

    套弄起來。

    她的床在我們兩人的作用下發出吱吱的聲音。

    「你的東西……怎麼變的好大了」她說,同時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一臉的淫蕩相。

    「是你那裡變緊了吧。」我仰面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將主動權交給了她。

    她不在說話而是微微的閉上眼睛,然後前後左右控制著自己腰部力量,以求讓我的陰莖同她的陰道做最大的接觸。

    房間內雖然有空調,但是作愛是非常累人的,不到一會我們的身體已經出了很多的汗,她的身體本來就光滑,此

    時有了汗水的作用我摸起來就更是舒服。

    陰莖被她的陰道夾的緊緊的,龜頭已經被牢牢的扣住,每次抽插都會讓陰莖上酸麻難忍。

    她套弄了片刻後動作漸漸的慢了下來,動作變的遲緩,不像開始那樣有規律了,我知道她是累了,該是我奪回主

    動權的時候了。

    我拉出陰莖,然後把她按倒在床上,我把陰莖放在她的嘴唇上,張口將龜頭含了進去,雙唇將龜頭夾住用力的吮

    吸起來,吮吸的異常用力,好像要將整跟吸入進去一樣。

    我按住她的頭,陰莖用力的抽插了片刻,因為插的太著急,所以被她的牙齒刮的好痛,我離開她的口後將來到她

    的雙腿間然後用力的將陰莖插了進去。

    「你真討厭……兩個口都……都用啊。」她喘氣著說。

    「那當然了,你現在整個人都是我的了,還在乎那麼多做……做什麼。」我一邊抽插著一邊說。

    就在我插的爽的時候,忽然手機響了,真他媽的討厭,早不想晚不響非的在這麼一個緊急的關頭響。

    「把它關掉吧。」張麗娜說著將雙腿緊緊纏在我的腰上,然後用力的挺起腰將我的陰莖納入的更深。

    我一看號碼,是何經理打來的,不接不行,我示意張麗娜不要發出聲音,然後繼續抽插著。

    「小石啊,幹什麼呢。」何經理問。

    「沒什麼,正在做家務呢。」我說著將右手再次伸啊她的胸上玩弄著她的乳頭。

    「晚上有空嗎?出來吃頓飯了,我那個兄弟讓我一定把你叫出來,畢竟要麻煩你幫忙嗎。」何經理說。

    「好吧,那到時候我們再見。」我說著,身體還在機械的抽插著。

    「好的,你繼續忙吧,現在天特熱,不要累著了小心身體。」何經理說。

    「謝謝,我會的。」我說著把電話掛了,然後扔在床上。

    「誰啊……這麼討厭……」張麗娜說著坐了起來,抱著的脖子,配合我的節奏開始用力的套弄起來。

    我撩起她的衣服,然後低頭下去咬住她的一隻乳頭用力的吮吸起來。

    她用力的抓住我的頭髮,喘息聲已經變成了呻吟,我鬆開她的乳頭,吻著她的嘴唇,她現在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

    ,所以舌頭也是無力的同我的舌頭攪動在一起。

    一番看似痛苦卻又十分快樂的掙扎後我們一起倒在了床上,我幾乎感覺精液已經從我們交合的部位流出來了。

    「呼……」我舒服的一翻身,然後將手搭在她的乳房上,她的乳房上早已經被汗水打濕了,摸起來的感覺就像是

    露水中的水果一樣。

    她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陰道依然將我的陰莖含的緊緊的。

    感覺很舒服,我躺在那裡差點睡著了,隨著汗水的蒸發我的身體也變的涼了下來,我將手伸到她的陰部摸著她被

    我陰莖摧殘過的地方。

    當我拉出陰莖的時候精液混合著她的液體「泊泊」的流了出來。

    「你每次都是喜歡射在我裡面,你就不怕我懷孕啊。」她翻身在我耳邊說。

    「那就要看你的了,你如果真有了我也沒辦法啊。」我想起了她上次騙我那回。

    「哼,說的到是好聽。」她身手到小櫃子裡拿出了一卷紙巾,然後撕了一小快幫我擦拭著陰莖上的液體,然後又

    擦了擦自己的陰部。

    「糟了,把你的床單弄臟了。」我看著她說。

    「笨啊你,床單臟了可以去洗啊。」她說。

    我躺了一會便坐了起來,然後拿起了一個蘋果咬了一口後遞給了她,她一邊吃著蘋果一邊把床單扯了下來。

    「我先回去了,過幾天在找你,你有什麼事情就打我電話。」我把腰帶繫上說。

    「好吧,你也要經常打電話給我啊。」她說著把手機遞給了我,「還有你作工作不用那麼太拼,你有王叔叔在後

    面你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了。」

    「我也想啊,但不拼感覺多無聊,拚一拚看,沒準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呢。」

    我胡亂說了一通。

    「好了,好了,說不過你。」她走到我跟前親了我一下,然後又幫我弄了弄有些亂的頭。

    走出張麗娜的家,我穿梭於一棟棟的別墅之間,看著周圍各種各樣的人搖了搖頭。

    「那麽小石,妳明天就出發,到了後會有人接妳的。」何經理說。

    「好的。」我說。

    「哦,對了,小石,上次網吧的事情我那個朋友還說要謝謝妳呢,這幾天他

    也在那裏辦事情,我正好給妳聯係一下。」何經理說。

    「不用了,大家也一起吃過飯了。」我說。

    「什麽啊,吃飯就當謝理啊,妳願意我還不願意呢,反正那家伙有錢,我已

    經告訴他妳的電話了,妳到了後他會與妳聯係的。」何經理熱心的說。

    我點了點頭,然後從何經理的辦公室走了出來。

    「說定了嗎?」我一進辦公室魯曉就走進來問。

    「是啊,其實我不太願意去出差。」我說。

    「妳不去誰去啊,現在公司業務忙,經理天天在忙公司的事情,衹有讓妳去

    了啊。」魯曉說。

    「讓我去也沒關係,為什麽還要跟上一個李秘書?」我不滿意的說。

    「李秘書經驗豐富,妳是新人當然要跟妳去幫妳一把了,其實她去了,妳就

    輕鬆多了,基本上上她做事情妳休息。」魯曉倒了一杯水給我。

    「我說的不是那個,妳明白的。」我說,大腦中又想起了端莊,高雅的李秘

    書用假陰莖在自己陰部抽動的情景。

    「她最近也沒找妳問那事情,妳也沒去要挾她了,我想她是不是都忘了這件

    事情了啊。」魯曉說。

    「不可能,如果是妳,妳會忘了嗎?」我問。

    「那當然不會。」魯曉說。

    「就是因為和李秘書有了這樣的關係,所以我才有點不自在呢。」我說。

    「妳笨啊妳。」魯曉說著點了我的額頭一下。

    「怎麽了?」我問。

    「要不自在的也是她啊,妳有什麽啊,她肯定還擔心妳會怎麽樣要挾她呢。

    哦,對了,妳想把她怎麽樣啊?」魯曉問。

    「也不想怎麽樣,可能的話我要好好地教訓她一次,看她平時囂張跋扈的樣

    子。」我說。

    「看妳的意思,是不是想和她……」魯曉說。

    「呵呵,妳怎麽什麽多知道。」我笑著說。

    「妳人這麽好色,肯定是這樣想的,如果是這樣這次倒是個好機會,衹有妳

    們兩個去出差,妳可以抓住這個機會啊。」魯曉說。

    「哦,對啊。」我說著把魯曉拉到我的腿上,手伸到她的短裙裏摸著她光滑

    的皮膚。

    「妳真大膽,不怕被人看見。」魯曉說。

    我沒有回答,手一直摸到她的內褲,手指熟練的從她內褲的邊緣塞了進去,

    我摸著她潮濕的陰道,另一衹手在她的胸前摸著她兩個乳房。

    「妳……什麽時候出發啊。」魯曉輕聲地問。

    我親吻著她的耳垂說:「明天上午的火車,妳要來送我嗎?」

    「做夢吧妳,那樣不是被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了嗎。」她說。

    「沒想到妳還這麽要面子。」我說著親吻著她豐滿,圓潤的雙唇,她的左手

    握著我的陰莖輕輕的上下套弄著,另一衹手摸著我頭發。

    「趁現在沒人,我們先……」我說著將她的內褲扯了下來。

    「不要在這裏,有人進來怎麽辦,現在可是上班時間……」魯曉雖然這樣

    說,可是陰道內早已經泛濫了。

    我笑了一聲,然後將她抱起放在桌子上後我把門反鎖上,然後又走了回來。

    看著她被愛液弄濕的陰道口我一陣的激動,我張口咬住了她的陰蒂以及陰蒂外面

    的包皮,一邊輕輕地咬著一邊將手指插進她的陰道中用力的攪動起來。

    「嗯……」我才一開始她就已經叫起來了。

    女人陰道特有的味道在我的鼻孔裏打轉,我用力的將氣味呼入,這種激發男

    人情慾的味道讓我的陰莖更加的堅硬。我用舌頭在突出的陰蒂上不住的舔著,從

    舌頭上傳來的感覺以及手指被夾的緊緊的感覺真是舒服的讓人想死,我的舌頭從

    陰蒂停留片刻還有進入了她的陰道內,酸酸的,咸咸的味道從我的舌頭傳來。

    「嗯……嗯……」她呻吟著,雙手按著我的頭,雙腿夾的緊緊的。

    我肆意的舔了一會,然後直起了身體,我走到她的前面,然後把陰莖頂在她

    的鼻孔上。

    「討厭……」她看了我一眼,然後用手抓住陰莖,將鼻尖頂在我尿眼上輕輕

    的摩擦了一會,接著紅紅的柔軟的舌頭伸了出來在我的龜頭以及包皮之間不斷的

    舔著,弄的陰莖上又麻又癢。

    一陣溫暖的感覺從陰莖上傳來,她已經將整個陰莖含在了口中。我按住她的

    頭,然後輕輕的在她口中抽動中,雖然有牙齒偶爾會刮的我痛,不過還是讓我舒

    服半天。我拉出陰莖,然後來到她的雙腿之間,她仰面躺在桌子上,雙腿分開,

    我拿著陰莖,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輕輕的摩擦著,勃起的陰莖同陰蒂摩擦著。

    「妳……妳還耽誤時間啊……」她說。

    「好……」我說著將陰莖用力的頂了進去,她的陰唇也因為我太過用力而凹

    了下去。

    「啊。」她輕輕地叫了一聲後挺起了上身,然後抱著我的脖子用力的停動起

    來。我也是插的十分的用力,因為擔心有人會來,所以我們沒有保留衹想快點到

    高潮,我把手伸到她的衣服裏用力的捏著她的乳頭。

    「嗯……嗯……」伴隨著她的呻吟我更加的用力,陰莖將她的粘在一起的陰

    道壁衝開。一陣緊張刺激的衝動後我拉出了陰莖,然後將精液射在了她的臉上。

    她伸出舌頭舔了甜嘴唇附近的精液,然後立刻從桌子上下來,然後拿出紙巾擦拭

    著臉上的精液。

    「怎麽往我臉上射啊。」她抱怨道。

    「要是在往妳裏面射,妳不懷孕才怪啊。」我說。

    她走到我跟前,然後用手裏的紙巾替我擦了擦龜頭上面的精液。

    「我先走了。」她說。

    「嗯,好吧。」我說。

    魯曉說完打開門就要向外走,這時候正好謝小勇走了進來。「魯秘書,妳衣

    服怎麽搞的。」他指著。

    「沒什麽,剛才不小心弄的。」魯曉臉一紅然後走出去了。

    「有事情嗎?勇哥?」我問。雖然他職位比我低,但是經驗卻比我多出不

    少,公司裏我的資歷最低,所以我總是管男的叫哥,女的叫姐姐,當然除了幾個

    特殊的人之外。

    「哦,妳要的合成軟件我幫妳找到了,妳要合什麽圖片之類的東西嗎?」他

    說。

    「好,我就來。」我高興的站了起來,現在該是給那兩個走狗一點顏色看看

    了。對火車這東西我沒什麽話說了,長長的一列火車,車裏有各種各樣的人,記

    得有人曾經說過,妳一次長途火車就好像進行了一場特殊培訓一樣。

    公司幫我們買的是臥鋪票,比起那些坐在硬坐車廂裏受熬煎的人來人要好多

    了。我躺在床上,李秘書就在我對面,她坐在床上,手裏拿著一本雜誌,看的津

    津有味,自從有了那件事情後我們之間幾乎就沒怎麽講過話,她人本來就夠冷,

    所以這也是正常,當何經理告訴他出差的事情後她的反映也是很冷淡,我還以為

    她會拒絕呢。

    臥鋪車廂的空調已開到最大了,但是我感覺還是非常的熱,整個車廂裏就幾

    個人,他們有的懶洋洋的躺在床上,有的坐在窗子旁邊那小小的椅子上吃東西,

    或者是看著外面急馳而過的景物。我無聊的躺在那裏,眼睛看著李秘書,她一直

    在看書,不時的用餘光看我一下,然後繼續看,她在那裏看了半天,卻連一頁也

    沒有翻,真是不知道她在想什麽。火車的顛簸使我對任何事情都沒有了興趣,我

    隨便吃了點東西,要是平時吃完東西後我肯定會找人做一次,但是現在我巴不得

    把吃的東西在吐出來,我閉上眼睛在火車的顛簸中進入了夢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推我,我睜眼一看是李秘書。

    「到站了,該起來了。」她對我說,這還是自從上車以來她對我說的第一句

    話。

    我揉了揉眼睛,然後穿上鞋,火車已經停了,我拿起了包跟著李秘書走下火

    車,一下火車才發現,原來坐這趟車的人還不少,衹是都在硬坐車廂。

    才走到出站後,就看見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的轎車,車旁邊有個中年男人,

    頭發向後梳著,肚子很突出,腰上別著手機,他手裏舉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四

    個字,立美公司。

    李秘書看了我一眼,然後徑直向那男人走去。「我是立美公司的李秘書。」

    李秘書走上前說,然後遞過一張名片。

    「啊,李秘書,那這位是石經理了,請上車。」那男人立刻收起牌子然後打

    開車門。

    「怎麽這次劉老板沒來嗎?」李秘書很神氣的說。

    「劉老板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要開,讓我替他一下。」男人好像很怕李秘書一

    樣。

    我們上了車,車子從另一個門開了出去。「我是分公司的行政助理,我叫歐

    名,請多指教。」在車上,他回頭遞過兩張名片,我接了過來,看了看然後放進

    口袋裏。

    「歐助理,劉老板的事情很急嗎?」李秘書不太高興的說。

    「是的,是在同外賓談業務,所以無法離開。」歐明說。

    李秘書點了點頭,然後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頭靠在了座位上,一副很累的樣

    子。

    歐名把我們安排在一家酒店,然後他走了。我和李秘書住在相鄰的兩個房間

    裏,我一進房間就把衣服都脫了,然後痛快的洗了一個澡,我剛洗完澡,就有人

    敲門。我打開門一看,是李秘書,她也換下了那身套裝,換了一件比較休閑衣

    服。

    「有什麽事情嗎?」把她讓進來後我問。

    「我這個人做事情不喜歡拖拉,妳到底想怎麽樣。」她說。

    「什麽怎麽樣?」我問。

    「就是……錄像的事情。」她說著臉紅了。

    「這個……」我遲疑了一下,然後說:「其實李秘書,我並不想那麽做的,

    衹是妳在公司裏做什麽事情都處處針對我,我實在是沒有辦法。」

    「我……哪有啊。」一向嘴上不饒人的她現在卻變的笨嘴拙舌的。

    「李秘書,我們既然在一起工作,就應該好好相處,其實我對妳的印象還不

    錯,妳人又能幹,長的又漂亮,我也無意冒犯妳,所以衹要以後妳不要像以前那

    樣針對我,我絕對會把那段錄影刪除掉。」我說。

    聽了我的話後她沒有說什麽,而是坐在那裏沉思了片刻。

    「哦,差點忘記了,還有妳那兩個忠實的部下,我要提醒妳一下,石偉是妳

    的弟弟他妳是了解,但是那個張非妳還是小心點吧,他這個人不像看起來那麽的

    老實。」我說。

    「妳怎麽知道的?」她問。

    「我……」我愣了一下,然後咬了咬牙,把那天在廁所見到的事情同李秘書

    說了。

    「什麽?妳說他們兩個?」李秘書有點不相信我的話。

    「我沒必要騙妳的。」我說。

    正在這個時候有人敲門,我看了一眼李秘書然後站了起來去開門。

    「石經理,不好意思打擾妳休息了。」來人說,我一看是歐明。

    「進來說吧。」我說著打開了門。

    「哦,原來李秘書也在。」歐名說著看了看李秘書,又看了看我。

    「有什麽事情嗎?」李秘書問。

    「哦,劉老板讓我來接妳們去吃飯。」歐名說著拿出了香煙,然後從裏面拿

    出一衹遞給我。

    「我不會。」我說,他衹有尷尬的把煙裝了回去。

    「好吧,我去換一下衣服。」李秘書說著走了出去。

    歐名帶著我們來到了酒店的餐廳,一進去就看見有一個女人站在那裏,李秘

    書一看那個女的,立刻快布走了上去,那個女人看見李秘書也快步迎了過來。

    「劉姐……」李秘書高興的叫了一聲,然後和那個女人抱在一起。

    「哈哈……」兩人笑了。

    「那就是妳們的老板?」我問歐名。

    「是啊。怎麽了?」

    「原來是個女的,我還以為是男的呢。」我說。

    李秘書和那個女人說的好像很熱乎,過了一會,她衝我招手,我走了過去。

    「劉姐,這是公司新來的副經理石章先生。」李秘書介紹我說。

    「妳好,劉老板,叫我小石就可以了。」我說著伸出手。

    「呵呵,早就聽說了,公司新來的經理,原來是這麽年輕啊。」她說著同我

    握了握手。

    我們又互相說了幾句,然後走進了餐廳。兩個男人同兩女人吃飯是一件比較

    無聊的事情,在加上那兩個女人又非常的熟悉,兩人一說起來就是天南地北的,

    當我們是透明的,沒辦法,我衹有和歐名隨便聊天,然後吃點東西,好在大家都

    是男的,而且也有很很多共同的愛好,所以大家聊的還很投機。

    很快飯就吃完了,我們一起走出了餐廳。

    「歐名,妳帶石經理到處玩一下,我和小李去說點我們姐妹的事情。」劉老

    板雖然長的是女人的樣子,可是說話的語氣做事情的魄力實在是讓我無法把她和

    女人聯係在一起。

    「好的。」看著兩個女人上了另外一輛車後,歐名才鬆了一口氣。

    「歐大哥,妳好像很怕妳的老板似的。」我說。

    「不是怕啊,是非常怕啊。」他說。

    「沒必要吧。」

    「她畢竟是我的老板啊,沒辦法,不過我比較佩服妳啊,妳連李秘書都可以

    弄到手,她可是在我們這一行中出了名的冷玫瑰啊。」他淫笑道。

    「什麽?」

    「呵呵……我剛才去找妳們的時候,看到妳們穿的那麽少,在一間房間裏

    啊。」他說。

    「那是誤會啊,我們……」我辯解道。

    「好了好了,不要說她們了,現在她們不在我們也可以去玩一下啊,我帶妳

    到這裏最有名的溫柔鄉去玩,很刺激的哦。」

    「溫柔鄉?」我驚詫的望著他。

    「石經理……」他說。

    「不要這樣叫了,叫我小石就好了。」我打斷了他的話。

    「好,常言到飽暖思淫慾啊,這裏的溫柔鄉可是很有名的,而且還有很刺激

    的東西。」他神秘地說,然後打開了車門。

    我跟著他上了車。

    「師傅,到鄉水人家。」他對司機說。

    我對女人到是看的多了,自己周圍那幾個女人各種類型都有,所以也沒什麽

    興趣,不過對他說的刺激到是特別感興趣。

    車在一家休閑中心停了下來,我看了一下,門面很大,外面停了很多轎車,

    看樣子人還不少。進門就是一個大廳,大廳裏裝的是紫色的燈,所以大廳裏也是

    紫色的一片,才進去就有人迎出來了。

    「名哥,來了。」一個胖胖的女人出現在我們身前,一臉笑嘻嘻的樣子。

    「張大姐,妳這裏今天生意不錯啊,不知道還有我們的位置嗎?」歐名說。

    「當然有了。」胖女人從口袋裏拿出一盒煙,然後拿出一衹給歐名,又拿了

    一衹給我,我,我擺了擺手。

    「這位是?」胖女人看著我問。

    「這個是我的好朋友,今天玲玲和歷歷都在嗎?」歐名一邊向裏走一邊問。

    「都在。」胖女人說。

    「好吧,我們上老地方等,記得帶幾袋奶粉上來。」歐名輕聲說。

    胖女人點了點頭。

    「奶粉?」我不明白是怎麽回事情。

    「呵呵,等一下妳就知道了。」歐名說。

    我們上了二樓,然後走到了比較靠裏面的一間屋子裏,房間比較大,有兩張

    床,床上的床單上畫著一個性感的女人。

    「還愣著幹什麽啊,石老弟。」歐名把我們推了進來。

    我坐在床上四處大量著。

    「等一下,我們先去洗澡,然後再喝上兩袋奶粉,之後之後就隨便了。」歐

    名一邊說一邊把外套脫了下來。

    (叁十四)

    「這……這是什麽奶粉啊。」我看著歐名說。

    「哈哈哈,這是特殊的奶粉啊,歷歷去幫一下石老弟,玲玲妳過來幫我。」

    歐名說。

    叫歷歷的女孩子走到我的床邊,然後脫掉了衣服,衹穿著一條白色的半透明

    的內褲,隱約可以看見下體的黑毛,人長的很妖艷,看上去也就廿二歲左右,但

    是一雙乳房確實是專業奶媽級的,又白又大,尤其是上面的了兩個深色的乳頭,

    以及顏色很暗淡的乳暈。

    她來我的床上,然後將手裏拿著的注射器放在一邊。

    「石哥,我先給妳按摩一下怎麽樣?」她到是自來熟。

    「好啊。」我說著翻身趴在床上。

    歷歷輕輕地跨到我身上,然後用兩衹柔軟的手替我按摩太陽穴,慢慢地手在

    我的背上輕輕地揉著,技術雖然不怎麽樣,不過揉一下還是很舒服的,我正爽的

    時候忽然感覺又兩個軟綿綿的東西壓在我的背上,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歷歷用她

    的乳房在給我按摩。

    旁邊床上的歐名正躺在那裏手按著胳膊,叫玲玲的女人正好將注射器從他胳

    膊上拔了出來,一絲紅色的血液從針眼處流了出來,歐名拿起枕巾隨便擦了擦,

    然後一把拉過玲玲,把又粗又黑的陰莖頂在玲玲的嘴裏。

    我忽然覺得肛門裏一熱,接著一條柔軟的東西鑽到了我的肛門中攪動起來,

    兩衹手還玩弄我的睾丸,我回頭看,發現歷歷正在用舌頭舔著我的肛門。

    我們玩了好一會,那邊歐名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了幾瓶啤酒,他同玲玲一人拿

    著一瓶在喝,玲玲從化妝盒裏拿出了幾片藥,什麽顏色都有,她拿了兩片放在嘴

    裏,然後大口的喝了一口酒。

    「我們也開始吧。」歷歷說著拿起了注射器走到我的前面。

    我有點緊張,心跳都在加速,胳膊一疼,歷歷已經將注射器扎到我胳膊中,

    然後慢慢地將裏面的藥推了進去,我衹感覺到胳膊一涼。給我弄完後,歷歷從玲

    玲那裏拿過幾片藥也吃了下去。

    很快,我就感覺身體變的軟綿綿的,沒有什麽力氣,有點累,但是很舒服。

    「老弟,來幾口啤酒吧,爽死妳。」歐名說著扔給我一瓶酒,我都沒有什麽

    力氣了,我接過啤酒遞給趴在我胸上的歷歷。

    「替我喝了吧。」我說。

    「好……」她親了我一下,然後接過酒,很快一瓶酒就見底了。

    「不能衹妳們爽,我們也要啊。」玲玲說著從歐名的床上站了起來,然後從

    口袋裏拿出幾個小口袋,將裏面的白色粉面到在了裝水果的盤裏,然後把可樂瓶

    裏的吸管拿了出來,將吸管放在鼻孔上,用力一吸,吸過後便坐在那裏。

    「這是什麽?」我問。

    「那是女人喜歡的玩意,我們的要高級多了,好了,準備享受吧。」他說完

    點上一衹煙。

    歷歷有學著玲玲的樣子吸了一點,然後又打開了一瓶啤酒。喝過酒後她站了

    起來,打開了房間裏的音響,然後開始猛烈地搖晃起來,玲玲和她一起在那裏發

  &nbs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